Home

2007.8.3

累了一天。 又接了一期连刊。心里挺不愿意,因为只能挤占休息时间做,而休息时间也没多少,导很成功的创造了一种舆论——如果谁不努力,谁就是整个连的罪人。我想我不在乎这种舆论,但我不想失去朋友,于是我还得努力去做。 晚上作了一个封面。导的笔记本的速度不敢恭维,一个滤镜要用上半分钟,不过做完还算满意,半卷的旗帜,打背包行进的人群,颗粒化的风格,凯旋而归的主题,算是和谐。 12点的时候又被人叫起来站岗,其实好久没站岗了,白天的岗都是病号站,夜里又总是下雨,算一下上次站岗还是在7月26号。 夜里有点冷,路灯最近总是不开,甬道上一片漆黑,仰头可以看见圆了大半的月亮,或许回学校的时候月亮会圆吧。在北航的日子里,习惯了一次次的月圆月缺,很多时候不经意的抬头才发觉,哦,月亮圆了。 估计要立秋了。...

Read more

2007.8.2

早上再次被冻醒。没有手机的日子里,时间突然变得很不重要。军训里时间是不属于我们的,能自由把握的那一丁点时间,也常被挤占,于是习惯了没有时间概念的生活。 安静的时候,还是会听见隐隐的滴答声,时间在那一声声中逝去,有时候会听得很惶恐,时间好像流水一样逝去。凝视的时候,它仿佛有一丝停留,然后它丢下我轰轰烈烈向前去。 窗外还下着雨。昨晚的雨下得很大,吴说雨差点漫过门槛,有的房子漏雨,夜里还听见呼叫的声音。 大家都在祈祷着雨下长点,鹏总是套用二班长那句“被叠不好是能力问题,床铺不平就是态度问题了”天天冲着天喊:下不了雨是能力问题,下得不是时候就是态度问题了。不过好像也没起什么作用,依然白天天晴,晚上下雨。 迷糊到六点多,才发觉没有人来喊集合,同时发现雨停了,远处还是一片凄迷,高大的分馏炉...

Read more

2007.8.1

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天气很好。 一夜的大雨过后,空气里有种湿润的清新。泥土还是湿的,路面却干燥很多。晨曦透过层层的叶子照过来,远远看去,有种新生的蓬勃感。遥望蓝天突然觉得世界很小,数不清的离合聚散,看不尽的世态炎凉,这时才发觉人的苦恼很微不足道。 八一对我们最大的意义是加餐,至于其他的什么领导视察就不关心了。上午依旧是训练,本以为拉练回来会轻松一点,结果发现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似乎一点都没变。踢正步踢到脚没感觉了,还要在烈日下打军体拳,回来就发现自己似乎是晒黑了。怪不得水房里没有镜子,军训的时候还是不要照镜子的好。 休息时间是很短的,练两个钟头,休息半个钟头,坐在一片疏疏的白桦林中,能得到一点难得的安适。我总愿意靠着树干,看一棵棵白桦刺到蓝蓝的天空里去。天阴的时候,白桦树的叶子...

Read more

2007.7.31

晚上合唱比赛,只记得闹哄哄的。印象最深的是一句拉歌词(十四连拉飞院):你拍一,我拍一,你们只会开飞机。实在是用心巧妙,堪称经典啊。 睡觉的时候又开始打雷。我就站在宿舍的外面,看一明一暗的世界。闪电划过夜空的时候,周围恍如白昼,树木在刺眼的明亮中,泛着一种惨白,好像瞬时曝光的照片。冥冥中觉得自己站在旷野里,周围是无限广远的平原,头顶是无边无际的天空,浓重的黑色被一道道闪电扯裂,闪电来临的时候,我能看见自己孤独的站在旷野,闪电离去,周围就是无边的黑暗,那种感觉说不清楚。 人在自然面前永远是渺小的。 或者说,自然在人面前永远是神秘莫测的。 所以会有那么多的探险家,不为名利,只想知道世界的彼岸是什么样子。生命在追寻中更加美丽。 小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在山里跑来跑去,家乡的山成了我最初的游...

Read more

2007.7.30

雨下到八点多就基本停了,于是继续练合唱。我们坐在一片夜色中,周围是丛生的杂草,不高,但一直蔓延到远处的山坡上。仰望天空就可以看见闪电。那时我才觉得天空是如此广阔,而闪电也可以如此安详。没有固定的形状,一明一暗的天色让人觉得那是一个神秘的世界,充溢着某种未知的力量,人在自然之前是那么渺小,小得微不足道,与自然之力比起来,我们永远是陪衬。 雨滴慢慢落下来。我想象着那坠落的景象,意识里把它们幻化成一颗颗珍珠,天空落下一滴雨,人们却说那是上帝的眼泪。有时雨是富含诗意的,在漫漫空间交织起一个诗的世界。只是今晚的雨看样子不会小了。 余秋雨说,最让行者惆怅的不是远处的高山,无边的沙漠,而是凄然的夜雨,此刻,周围坐着这么多人,没有凄然的气氛,却有让人孤独的夜雨,我在这雨中,突然觉得好想家。从家乡走...

Read more

2007.7.29

昨天晚上又做连刊了。导非要三天内作出一期来,而且只能用下午和晚上的时间,天天熬夜的日子不好过,我真怕拉练的时候一头栽那。 凌晨拉练。 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本来应该是最安静的时刻,但周围一片喧嚣,全部亮起的灯火让人觉得好像在白天。大家吵吵嚷嚷的打背包,我在人群中,突然有种莫名的迷失。来的时候睡了一觉,于大兴周边全没印象,生活的概念从来没有这么简单过——宿舍区,食堂,训练场。一条线的生活让我觉得愈发压抑,从来没有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崇敬军人,一个因背负使命而让生活变得如是单调的人,该是怎样的英雄? 有时很庆幸自己没有报军校,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但军队让所有人最大程度地同化了。我的性格终究受不了这种生活,其实很多人都受不了。训练其实不怎么累,但是军营里有种让人窒息的空气。一个人最难承...

Read more

2007.7.27

翻起日记才发现空了一页。 想不起都干什么了,军训的日子里,生活过得很单调,就像一张空白的纸。惨淡的颜色让人有种荒凉的孤独感。我们夹杂在吵闹的人世间,却隔绝了尘世,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做着单调的事情。 这么写或许有些颓废,不过既然军训将成为难以遗忘的回忆,就该去珍视每一个过程,无论欢乐,无论痛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