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到大海了。

    我只看过两次海。第一次看海时还小,并没有留下什么很深的印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像是一个赶集的过客,与海匆匆相见就分别了。曾经的邂逅已然淡漠,这次相见仿佛是初次见面。

    海的安详出乎我的意料。圣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在这小山城里住了许多年。举目四望,看到的不是连绵的群山,就是无边的蓝天了。我熟悉山的性格。山是历史的见证者,每一座山都经历了太多的仇与爱,喜与悲,但山是没有感情的,他只是静静的固守者自己的使命,坐观世情,冷眼看成败。山有不同,有的高耸入云,有的绵延千里,有的居高临下,也有的平和淡然。但共同之处在于,山的骨子里有一种宁静安详,这是由千百年的静默积淀而来的。贴近山峰或锋利或柔和的线条,可以深深地感到他所蕴涵的厚重,就像积淀已久的历史。

    我的印象中,海是与山完全对立的一面。海最大的特点自然是灵动。于是我在内心深处幻化出了无数个海的印象。或波涛汹涌,或暗流激荡,幻化出无数与巨浪搏斗的英雄,于是我在读到《老人与海》,在听到“能上山莫下海”时会感到似曾相识。然而今天我看到这片海时,竟会感到陌生。远远看去,只感到这海不是运动的,而像蓝天一样安详。远处,孤帆点点,寒空自碧,天水相接处一片蒙胧,所有的船仿佛静止在这如天空般安详的海面。只是在近处才能看到碧波荡漾的情景,才能听见大海的脉搏,每一下都极轻柔,又厚实,让人感到海洋中蕴藏着无数的感情,但细细去品位时,却什么都找不到。

    我就这样陌生的感受着这一片海给我感动。我甚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感动。我只知道我在这片海边才真正的静下来了,不去想一切烦恼,不为任何事着急,心中就像这海一样安详,灵动是局部的,远远看去,海就像一块碧玉,超出任何人的想像。

    海会包容我这样一个陌生人吗?我不知道,但我已将海视为知己了,哪怕只是这么短的邂逅。海让我学会宁静,一种与山完全不同的宁静,让我知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让我在旅途中找到久违的家的感觉。

    我就这样与海对视。身后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形形色色的人为了各种目的奔忙,而我没有目的,只是在静静的看海,静静的感受人生难得的悠闲,古人云:浮生难得半日闲,这实在是一种难得的心境。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海风已起,帆船陆续回港了。海上的夜就要来临了。朋友叫我回去吃饭,吃完饭再出来时,月已升起来了。一轮圆月挂深远的夜空,淡淡的月华流散下来,斜斜的铺在海面上,随着海风的吹拂而碎成万颗星星,来回闪动着,仿佛是进入了神话的世界。所可惜的是,我没看到海上生明月的景象,不过能看到海月相映,也不虚此行了。

    我就在海边坐着,任凉凉的海风吹拂在我的脸上,所有的事都抛在脑后了,此刻我只愿陪着海,听海风幽幽的讲述海的心事。海风吹拂了几千万年,海水也流动了几千万年,大海也同样蕴藏了无尽的事情,与山不同的在于海有感情,他会慈祥,会微笑,会发怒,会伤心。或许山也有感情,我自诩听得懂山的心事,却无法明白山的感情。我与山对视了多少年,终没有读懂山,也就更加读不懂海,在山海面前,我们永远是过客,只能陪伴山海一瞬,而山海已经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就像一次次的涨潮与落潮……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