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我终于回到了梦中的故乡,浸入了如此熟悉又陌生的夜色中。曾经的回忆又慢慢清晰起来。宁静的夜色,明亮的萤火虫,悠扬的二胡,一切都没有变,古朴中透出的是如水的清醇。

    仰望星空,凝重的墨色中镶着几颗星星,闪烁着清冷的光芒,淡淡的光芒投射在蒙蒙的大地。正中是半轮明月,月以中天,可古铜般的颜色透着温润,倒也并不冷清。夜空中的平衡就这般玄妙,冷冷的星星,暖暖的月色,透出或暖或冷的光芒,一直渗入无边的夜空了。

    几只萤火虫划破了凝重的夜空。这暗夜中的精灵,飘忽在葱茏的树木花草中,忽上忽下,忽明忽暗,蹁跹灵动,有如天使。有时几只萤火虫一起跳跃在空中,就象一场芭蕾,不过这是一场空中的芭蕾,是名副其实的空中舞蹈。

    自然的灵性让人叹服。哪怕只是在这小小的萤火虫。无边的暗夜,偏偏点缀着这精灵般的几点亮光,于是地上的夜色不再寂寞。灵动如火光,明亮如星星,这就是萤火虫,注定的暗夜精灵。

    夜色无边,萤火虫的光芒也许太微弱了,甚至不足以照亮眼前的路。萤火虫与暗夜的对比是悲剧性的。他太弱小,太渺茫,在无边的黑暗之中甚至可以忽略。可是如果没有他,这无边的暗夜便会一直的暗下去,哪怕一丝反抗的光明都没有。当所有的光明都在明哲保身,都在隔岸观火时,只有萤火虫在闯荡,在拼搏,在用微弱的光象暗夜宣战,用光明坦然书写生命的轨迹。

    划破寂静的是悠扬的二胡。悠扬如流水的二胡声勾起了我的回忆。许多年前,在一个同样宁静的夏夜,我躺在农家的院子里,听爷爷拉二胡。悠扬的曲声飘荡在夜空,一直飘入灵魂的深处去了。我在这种别样的宁静中睡去,一同睡去的还有漫天的星星…..

    而今爷爷老了。二胡旧了。只是宁静的夏夜没变,二胡的悠扬也没变,那一份记忆也恒久不变。同样悠扬的乐声飘入夜空,飘在安睡的村庄上,飘入乘凉的人心里。

    二胡奏出的都是老歌,从京剧到革命歌曲,都是平时我所不听的。现在静下来,在这孤独的暗夜里听,倒别有一番滋味。外面吵闹的音乐,虽不能说不好,但总被这种纷扰包围可曾静静听听自己心灵深处的声音?

    月色冷下来时,便是曲终人散的时候。天街夜色凉如水,夜空越发显得高远,仿佛是一个遥远的国度。零零散散的萤火虫依旧飘飞在无尽的夜空,跳着自己的芭蕾。二胡老弦与琴弓撞击的声音,伴随我们的脚步声,消散在这宁静的夏夜……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