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生命瞬间的感动

金色的阳光透过绿色的窗帘斜斜射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主南最美妙的地方或许就在于此。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从早到晚都可以享受阳光的眷顾。 阳光洒在古色古香的桌子上,泛起一种古旧的情调,好像一张老照片。亮与暗,光与影交织在宁静的空间里,自习室仿佛一个光影与梦幻的舞台。 似乎很久都没有这样安静的享受阳光了,我只记得上一次离散课,张玉平眉飞色舞地讲归结法时,我偶然间瞥见窗外的夕阳已经不那么刺眼了,宁静的红光透过一号楼旁如烟迷蒙的枯枝,泼洒在同样古朴的教室里。这或许是太平凡的景象,但在我心底唤起的,却是许久的感动,感动于这似乎无感情的——一米阳光。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在心底涌起那种温暖。物本无情,多情的永远是人啊。简单的阳光,激荡起了遥远的回忆与单纯的幸福,它就不再是那简单的几束...

Read more

水样年华

I have run I have crawled I have sealed these city walls Only to be with you But 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 But 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 ——U2 “I still haven’t found what I’m looking for” 天有点阴,但是并不闷热。前几天的炎热让你心有余悸,走在这明亮与平和中,你忽然觉得应该写点什么。 大学生活已经过去快一年了。“浮云流转,天水苍茫,逝者如斯,往矣往矣”,你如是说。一年的大学生活让你相信青春的某种无聊与挣扎。有时候你相信那句话...

Read more

似水流年

冬天的早晨其实是一个曼妙的时刻,第一缕的阳光透过斑斑驳驳的树枝照过来的时候,一切好像获得了新生,这一刻时间好像是静止的。 仰望头顶上光秃秃的树枝时,才感到,时间过得真是好快,几个月前,我还陌生的穿梭地穿梭于林阴蔽日的校园,在树下追逐那洒落的点点阳光,而现在已然被一片萧索和疏朗包围了。 时间过的真是好快。紧张的考期里我度过了十九岁的生日。大家都在忙碌地准备考试,我也没有声张,没有蛋糕没有宴会的生日未必就不精彩——我啃了三顿窝头。那真是一种遥远的见证,生命在它十九年的轮回后,又重温了开始的那段时光。 十九年了,这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弹指一挥间,宛如一颗流星的滑落。曾经的一个夏夜,我注视着一颗流星的滑过,然后静静的问过自己,生命是不是也这样短暂呢?也许只有逝去的,才是短暂的,比如夏花,比...

Read more

香山 老人 易拉罐

初冬的香山,已是一片苍凉,满树层层浸染的红叶都已随秋风淡去,只剩下突兀嶙峋的山石和峭棱棱如鬼魅的虬枝,刺破了半山的迷雾,直指湛蓝的天空。 香山或许是属于秋天的,属于那个被枫叶染红的季节。那是一个绮丽的梦幻——淡淡的云,蓝蓝的天,鲜红的叶子,青色的山路,一切都是一幅太富于梦幻的图画,可是我与它擦肩而过,无缘得见了。 此次来时已然是红叶落尽的季节。那场秋日的梦幻已经成为过去,失去了红叶的香山萧疏了很多。从疏朗的枝条中望去,可以清楚地看到点点山石。淡淡的云雾弥散在山头上,整个香山好像笼罩在一片冬日的迷蒙中了。 错过了炫彩的秋日,现在的香山游人很少。山路上只是星星点点的行人。从巍峨的鬼见愁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本来这次香山之行会就此终结,但一切改变于一个拾瓶子的老人。 遇见那个老...

Read more

写在春天的文字

九点一刻,偌大的自习室里已经没有几个人,窗外是如水的夜色,明亮或昏黄的灯光浸染在其中,交织出一幅忽冷忽暖的图画。借着那遥远的灯光,可以看见还为发芽的老树虬劲的身影。 刚刚上完物理习题课。新来了一个老师,刚到北航报到,好象一切都很不熟悉。物理与数学的联系尚未打通,老师就已经将微积分用的云里雾里,云遮雾罩的了,所以一节课都没怎么听懂。不知怎么的大家好象都在干同一件事,猜老师是哪里人,而且不约而同地猜是自己家乡的人。下课问了之后才知道是安徽人,刚归国的博士,下面于是一片嘘声,一个安徽籍的同学一脸得意地说他早就看出来了,不知是真是假。 之后人就渐渐少了,后来就没几个人了。看了一会书,就对着摞的高高的课本发呆,很久没一个人静一静了。夜深的时候,总愿意一个人看星空,似乎只有在那时,人才可以放下...

Read more

随想

傍晚的时候,下雨了。 这在我的意料之中。整整一天的时间,天都是阴沉沉的。冷冷的秋风卷起落下的黄叶,空气中好像多了许多翩然飞舞的蝴蝶。 我在冷冷的风中驻足,静静地望着一片疏朗的青黄。杨树的叶子依然浓密,这是原本鲜亮的颜色一层层沉积下来了,浓重的好像再也化不开。而树梢的叶子去已然泛起一丝枯黄,在这冷冷的秋风中显得很是单薄。青石的路面,空荡的街景,随风而逝的黄叶,还有静静漫步的我,或许构成了一幅忧郁的图卷,而这图卷的背景,就是阴沉的天。 雨点终于从忧郁的天空飘落,打在浓绿的叶子上,打在青石的街道上,打在寂寞的荷塘里,打在孤独的人心上。我就在这冷冷的雨中驻足,静静的听着那淅淅沥沥的雨声。

Read more

写给自己的话

    转眼度过了十九个年头。     在大学的日子里,时常在窗口看树叶,看一季的叶黄叶落,看春天来临的时候绿色从树干中重新生发出来。仰望蓝天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生活在一个怎样巨大的世界里,我们生命轨迹之外的世界是怎样的无穷无尽。蓝天下,我们只是一个渺小的角色罢了。       大一经历了不少事。生活再也不像高中那样单调,也不像高中那样简单了。游走在简单与复杂之间,第一次觉得人生的内涵是那么丰富。光阴如梭,不知不觉中一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回首却发现记忆中的片断在一点点变模糊,于是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暑假里,常常和郎一起看他的照片。郎很早就有数码相机,笔记本里存着数以G计的照片。翻起一张张照片,才觉得原来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觉得生命是如此的丰富多彩。有时候看到很多年前的...

Read more

看海

    又看到大海了。     我只看过两次海。第一次看海时还小,并没有留下什么很深的印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像是一个赶集的过客,与海匆匆相见就分别了。曾经的邂逅已然淡漠,这次相见仿佛是初次见面。     海的安详出乎我的意料。圣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在这小山城里住了许多年。举目四望,看到的不是连绵的群山,就是无边的蓝天了。我熟悉山的性格。山是历史的见证者,每一座山都经历了太多的仇与爱,喜与悲,但山是没有感情的,他只是静静的固守者自己的使命,坐观世情,冷眼看成败。山有不同,有的高耸入云,有的绵延千里,有的居高临下,也有的平和淡然。但共同之处在于,山的骨子里有一种宁静安详,这是由千百年的静默积淀而来的。贴近山峰或锋利或柔和的线条,可以深深地感到他所蕴涵的厚重,就像积淀已久...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