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图书馆四层也是个不错的观景台。傍晚的时候,倚着书架,拿起一两本闲书,品茗观云,倒不失为一种难得的情调。远处树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彩,泛起一丝古旧的气息,而高楼却显得愈发雄伟。淡淡的云染在蓝色的背景上,飘逸灵动地好象一首诗。古人云:浮生难得半日闲,这倒真是难得的闲适啊……

走在校园幽静的小路上,耳边不时传来布谷鸟的叫声。这让我回忆起遥远又温馨的童年,同样的傍晚,同样的幽静,我坐在门槛上遥望远处的群山,看那一轮斜阳缓缓走下对面的山岗。宁静的村落里,只有偶尔几声狗叫会划破静寂,却平添一份幽深。袅袅炊烟在一栋栋小房子上升起,由暖入冷的色调覆盖了这个宁静的角落,小小的村庄就在这一隅里独享幽静。

想着想着就仿佛走了进去,爷爷的微笑,奶奶的话语,满院子追小鸡的调皮,独占两棒玉米的贪婪……一切都那么亲切美好,仿佛一个绚丽的童话。

风起了。叶子在风中窃窃低语。教学区楼上的灯光在树影里若隐若现。昏黄的路灯亮起来,柔和的光好像一幅油画。伫立在风中,不禁感到一丝微凉。于是整整衣冠,继续见傅利叶去了。

注:“见傅利叶”,指上自习,内部用语,典出世龙的一句话:近代数学好像是傅利叶,柯西,欧拉他们几个讨论出来的。我们当时天天学傅利叶级数,于是把上自习称作“见傅利叶”了。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