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有些事

感觉大家都在谋划大事,只有我还窝在自己的天地里,看看书写写代码,大学这么过有意思吗? 冯琳说,你上个大学读个研究生然后找份工作,假如月收入10k,出去消费,你还是一个月买不了一平米的房子,有什么用? 想想事情或许就是这样,家长别人热衷的路子都是比较保守的路子,换句话说,平平淡淡。光阴宝贵,不拼搏一把,岂不虚度人生?

Read more

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

一个学期很少写东西,总觉得时间有限,天天忙于上课作业实验室,但是一个学期下来也没什么可称道的,忙忙碌碌却没多少成果,这让我觉得很迷茫。 转眼大二的生活就结束了,暑假里做奥运志愿者,实际也是种放逐,全身心的投入里面,不去想别的事情。有时候做事不需要意义,机场的志愿者是很累的,根场馆的相比,我们的工作量要大很多,但是所谓的待遇却不如他们。慢慢觉得其实许多事情不是那么重要的,看似不平的事情,放洒脱一点就没什么。奥运梦想,百年期盼,能为中国做点事情,累点苦点也值了。 由此可见,我还是一个比较理想的人。 开闭幕式的时候我们许多人在一起看直播。很多人看的哭了。我明白经理他们。有的在奥组委干了7年了。每天繁杂的工作,7年的等待,就为了这个时刻。奥运的梦想,个人的期盼,全国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这一...

Read more

一些过往

开幕式的烟火 CC办公室的欢庆 热闹散场的落寞…… 在时间的洪流里回头审视一段过往 无尽的表格,无穷的电话,无眠的夜班…… 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了 灿烂星空,绚烂烟火,夜里的北京火树银花 我想 一段经历终结在了最绚烂的时刻 2008年的夏天,几代人的梦想,七年多的准备,建设者的汗水,志愿者的努力 都化作幸福的泪水而 千年永恒……

Read more

我的奥运生活

志愿服务已经开始两个周了。 刚来的时候觉得什么都很新奇,偌大的T3,陌生的办公场所,仰头望去有时会看到飞机的身影。走在空旷的航站楼里,光线从高高的玻璃墙射进来,心里会有种明净的感觉。在志愿者之家看到墙上贴着一张张小纸条,暖暖的话语读起来让人很舒服。傍晚的时候走回T3吃晚饭,夕阳的余晖投射到航站楼上,就会有种金碧辉煌的感觉,仿佛升腾起一种金色的光芒,一直漫漶到天空去了。 白班比较忙,从早到晚除了吃饭几乎没有闲的时候,有人说,兴趣一旦变成了工作就会很枯燥的,看来没错。夜班反倒轻许多,不过要熬夜,上次夜班我们几个还在志愿者之家的箱子里睡了一晚上,很有趣的感觉。最近几天信息量突然变大了,估计到了奥运的时候会忙的不可开交。 当时报名志愿者的时候一直在犹豫,时间毕竟太长,工作也很累,何况还有...

Read more

强悍啊

在C语言吧里帮人调Bug,看到这么一个帖子 一道简单的加法C程序不知道错在哪里 int main() { int n,m,sum; printf("please enter two number:"); scanf("%d,%d",&n,&m) sum=m n; printf("sum=%d ",sum); return 0; } 运行计算不正确,不知道错在哪,麻烦高手指点,谢谢!!!! 一个哥们是这样回复的: printf("please enter two number:"); 因为你这句话,两个number应该用复数,你试试改成 printf("please enter two numbers:"); 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Read more

关于马哲考试

一学期未上课,考前得一旧课本,读之泰然,自忖深得马克思真传,怎料试卷到手,赫然有马政经之题目…… 问曰:今年马哲学什么?对曰:马哲兼马政经…… 呜呼,马克思曾曰过:事物是变化发展的,课本亦是与时俱进的。有感于斯,为文于此,已警后世,曰:书不如新,人不如故也……

Read more

生命是种易碎的东西

地震已经过去一天了,伤亡人数还在不断增长,随便打开一张图片,都能看到断裂的公路,已成废墟的房屋和焦灼不安的人们。总理对工作人员说,是人民在养着你们,该怎么做看着办。一句话透着多少辛酸和伤痛啊。 今天陈晓旭的骨灰安放了。绛珠归天,不知是不是上天的安排。质本洁来还洁去,对她也许是种解脱。20年的轮回,20年的经典,一个时代的结束,最终竟这么平静。不想多说,伤痛无言,与知者共缅怀。 记得《莲花》里有这样一句话,死亡总是比生存更容易获得机会。读起来平淡,背后却异常沉重,不到达生死的边缘,或许我们永远不会有深刻的感触。生命的终结有时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生存,还是死亡,这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 寄哀思于寒星,祈平安于天下,死者长已矣,生者当勉励。

Read more

好久

好久没写日志了,最近总在忙一些事情,没完没了。作业,竞赛,实验室,每天醒着的时间超过18小时,有时候半夜醒来还觉得脑子里算法数据转个不停。大学的时间已经过了快2年了,来的时候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怀着关于大学各种浪漫的梦想的孩子,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个准计算机系学生。这种蜕变不知道究竟意味着什么,理想的破灭,抑或开始? 北京的初春还是比较冷的,走在寂寞的校园里,可以感受到那种蕴藏在空气和泥土里的生命气息。在校园里封闭了太久的时间,我想我是该出去走走了。周日去紫竹院,一年两次的班级聚会,不过最后都会变成聚餐。 离开家的时间久了,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家,这个时节,故乡应该是野花漫山。偶尔会梦见回到家乡,一个人站在山头上,风从耳边吹过,眼睛里满是泪水…… 莫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