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一篇文章:

今天说的这些事大多是从杂志看来的,来源比较杂,大家就当看八卦新闻。

上次咱说了武器,可共军说过战争的决定因素还是在人。咱的战士素质确实比阿三要高的多。话说某部有一个班长,在追击过程中掉队了,掉队的原因应该是阿三跑的太快,咱们的部队求战心切,拼了命的追,不少部队的建制被打乱了。要说咱的战士责任心就是强,这个掉队的班长自己孤身一人还继续追击,路上遇到几个同样掉队的同志,有脚上打血泡跑不快的,有因为拉肚子耽误时间掉队的(这个也好理解,你跑到路边出恭去了,部队也不可能等你,等你回来部队早就跑远了),这个班长很负责,路上大概一共收罗了6个这样的散兵,组织了一个战斗小组,由他指挥,继续追击。好像沿途发现了一个营属炮兵阵地,大概有几门炮,这7个人就冲进去一通猛打,居然把这个阵地夺过来了,炸没炸炮咱不知道,7个人又继续作战,发现了一个连的印军正在挖战壕修工事,这时候的共军估计正在兴奋点,只愁找不到印军打,根本没考虑过其他东西。7个人分成3个小组冲了上去,估计本来是抱定牺牲的决心,谁知印军根本没有任何反抗,7个人就成功的俘虏了一个整建制的印军连,印军的战斗力由此可见一斑。

本来咱的计划是边界作战,根本没想到印军跑的这么快,很多基层连队只有边界地图,深入内陆的地图还没来得及装备,这些基层指挥员也顾不上这么多,反正前边有阿三当向导,他跑咱就追,这印军也死心眼,就往新德里跑,这一来二去咱就有部队跑到了新德里附近。这下尼赫鲁可慌了,据说连撤退的飞机都准备好了。同时外交部门跑到联合国求救,说咱们是侵略战争。这时就有东欧社会主义给咱们带话,意思也是希望咱们不要把事情闹的太大,免得给西方阵营以口实。估计咱的外交部当时还一头雾水,不知道部队的情况。俺大胆设想外交部问国防部的小沈阳版本如下。

外交部:咱们的部队打到哪里了,这个消息应该有吧?

国防部:这个,真没有。

当时指挥部也没法掌握部队的具体位置,尤其那时候通信手段还很落后,很多时候还是派通信员传令。于是就命令所有部队停止进攻,原地待命,同时派出大批干部战士恢复通信。当时有一个连队离新德里最近,联系上以后营长问连长具体的位置,连长说他也不知道,只说能听到火车的声音。这营长把情况上报以后,上边大吃一惊,因为按我们的原定作战计划,是根本不可能遇到铁路的,于是专门派了个参谋带着通信设施和地图找到这个连队,反复核实之后,才知道已经跑到新德里了,难怪印度政府这么大反应。

接下来就是撤军了,其实咱撤军也有点无奈,一是国际上有点压力,不过以当时共军的作风,未必在乎这些东西,另外一点确实是后勤压力太大。咱们在开战前半年建了两个前进基地,囤积各种物资,即使如此,开战两周以后后勤压力已经非常大了。从开战起,从四川入藏的汽车拉的全是军用物资,一点民品也没有,西藏还有那么多人要吃喝拉撒,政府估计也是受不了了。

当时因为部队追的太快,很多部队的炊事班都没跟上,咱的战士们只好吃缴获的东西,据说水果罐头最受欢迎,看样子战士们没少开洋荤。

撤退的时候咱的部队应该也捞了不少战利品,我知道的一个故事是有个团占领了个被服仓库,里边有大批上好的毛毯,撤的时候团里有命令,干部战士都去背毛毯(这东西咱们估计比较缺),规定随便背,但是要上交一条给团里,剩下的就是自己的,结果有战士一次背了7条毛毯,看样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放到哪里都管用。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