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树叶在晨风里飞舞,沙沙声混杂着几个一夜未关的风扇的声音,让我觉得好像在做梦。

确信神志清醒后,不免惊叹于我睡眠的效率,现在5点,保守的估计我睡了两个半钟头,如果每天上课保持这个效率的话,我晚上就完全可以不睡觉了。

习惯了用昏迷来迎接每一个早晨,突然醒这么早,难免对多出的五个小时该怎么度过茫然无措,就好像已经躺下,等着楼管熄灯却发现丫挺的已经先睡了一样。于是我宁愿相信老天送了我五小时的时间,虽然按常理这些时间最终会被变本加厉的补回来。

转眼大学已经过了快三年了。回想起来没有太多值得回忆的地方,等同高四高五高六的日子不知何时是一个尽头。最终没有沦落为一个好学生,让我很欣慰。毕竟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家长亲戚老师学校社会我党我国对我们进行了无数次思想教育,金钱美女老虎凳辣椒水无所不用,一旦哪次把持不住没准就当好学生去了,想来我真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战士啊。

好久不写东西了。习惯了敲代码之后,对一切文字都有一种抵触感,会不自然的想这里面有多少个warning,多少个error。牛人曰:有代码的地方就有bug,又有牛人曰:No code,no bug.于是推而广之,文字能不写就不写了。

上次醒这么早还是大一,顶着晨曦抄作业,迎着朝阳上数分。那时候我们还按时上课,按时起床,那时候我们12点前睡觉,那时候谦还住宿舍。时光一点一点流逝,回首已经物是人非。激情被一丝丝的从生活中抽去,无聊成了最常见的词汇,无聊到可以五分钟刷一次校内。但是当我听说某人五秒钟刷一次的时候,不禁感慨,牛人真是无处不在啊。

想想大学生活就像一场马拉松——华丽的开场,寂然的落幕,中间有谁看啊。我们正在这跑道上奔跑,喘息之余不禁感慨,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啊…

大学好像一座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去,只不过成功逃出的人在摸爬滚打了多年之后总会感慨,还是城里好。推而广之,工作婚姻人生,或许都是这样,对此我只能说,人天生是一种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动物啊。

看看表已经六点,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过: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在你们手上。如果他老人家看到现在的我们,一定会改口:你们是早晨十点钟的太阳…于是在周围此起彼伏的闹钟声中,继续昏迷,准备迎接早晨十点钟的太阳了。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