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我的大学(十)

###(十九) 大三上其实是很闲的,当然一切都是相对的。CYQ你就认了吧。 当时曾经因为软件工程对xh很反感,现在想起来倒觉得没什么必要。仅从一门课程的角度看,老师不见得起到多少作用。我相信大学百分之九十的课程是照本宣科,而老师存在的意义,往往不在于知识本身,而在于榜样。从某种角度看,一个人也是一本书,读别人我们可以得到人生的借鉴,至于知识,还是去读我们自己的课本吧。 印象最深刻的其实是编译,或者说SXH,以及《仙炉神鼎》。那本书我没看过,但是仅从一个工程师写小说这件事,就有一定的传奇色彩了。网络文学泛滥的时代,YY一下未尝不可,况且YY都带着北航特色,也算是对母校做贡献了。 大三下是实验最多的一个学期,应用方向好像是三个课程实验,体系结构还多一两个,至于编译大作业什么的就更不...

Read more

我的大学(一)

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 。 ——题记 ###(一) 一切回忆的开始都来源于逝去,或者说即将逝去。大一的时候总觉得大学是一个太漫长的概念,考期在自习室挑灯夜战的时候更是感觉强烈。到了大四才发觉时间是最无声的过客,在我们的无视之中,他已走出好远。 青春就像卫生纸,看着很多,扯着扯着就不够了。活了二十多年,没能为祖国、为人民做点什么,每思及此,伤心欲绝。如鲁迅先生所说,忘却的救主就要将降临了吧,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来北航之前完全不了解这个学校,这似乎有点遭人鄙视。如果说人需要学会妥协的话,那么生活其实在一点点教会你。我一直觉得北航很好,除了男生太多,女生太少,工科太多,文科太少,作业太多,活动太少,课程太多,保研太少……之...

Read more

父性贝多芬

听贝多芬,越发觉得苍凉厚重。经历了生活的潦倒,世人的冷漠,与命运抗争,以欢乐颂终结——如此一生,已成永恒。 和弦回响,有种父亲的温暖。罗兰说莱茵河是欧洲的父性大河,从莱茵河里流淌出的音乐,也带着父性的厚重与坚忍。每天都会有各种悲喜上演,世界吻我以痛,我还世界以歌,这就是英雄。 所以,作为世人,尊重那些默默承受与付出的人吧,不要失去了才想起珍惜;作为男人,因责任而生,因使命而战,承受痛苦而默默奉献,除此之外,你没有多少选择。

Read more

关于选择

很多时候我总在权衡一些事情。 生活总存在很多制衡,选择一件事情就会丢失另一种选择。我不想把它归于上帝的公平,只是人总是单线程的,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机会不会砸到你头上。每天闭上眼睛,就感觉到自己漂在一条充满分支的河流中,不见古人,不见来者。任由河水把我带到未知的地方,想要回溯,却永无可能。人之一生,就是在一个搜索空间,选择了一条搜索路线而已,不排除你同时掌控两个分支的可能——那叫脚踏两只船。 长恨人心不如水。 事情如果简单到只做一个选择的话,并且又能坦然放弃其他选择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爱恨情仇了。人情曲曲折折水,世事重重叠叠山,如果能把世上的事情用模型表达出来,那么这个模型必然有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这个世界上,最可信可靠的东西永远是逻辑,无论是数理的,数字的,还是符号的。逻辑没有矛盾...

Read more

世上不平事

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价值体系冲突的问题。种种纷争似乎都因此而起。每个人每个团体的价值体系都是不一样的,统一价值理念的过程中就诞生了一系列的冲突。 很多事情在一个人看来是理所应当的,在别人看来就无法接受。一个人的成长更多的是一种价值体系建立的过程。有时候觉得孩子是最可怜的,小孩子是一张白纸,可以说任由别人涂抹。面对着无知的世界,一切价值都有先入为主的嫌疑。妈妈说,要老老实实,爸爸说,做人要有个性,听谁的?没有一个成型的价值体系做依托,让一个孩子怎么分辨是非?更何况中国向来讲究中庸之道,讲究把握分寸,这些大师都做不好的事情,让一个孩子如何去做?社会是一个多元化的整体,每个人对社会的影响远小于社会对个人的影响,直接导致的问题就是所有人在一起不断的同化,到最后个体差异会越来越小,有人说因此而趋于...

Read more

彼岸

在空旷的屋子里,听王菲,听陈奕迅,听贝多芬,听风划过夜空的声音。 熟悉的旋律背后有太多的故事,音乐本只是音符,附着在逝去的一个个画面上,就有了似曾相识的味道。 宁静的夜,寒冷的风,安静的旋律,冬天里的一点温暖。 长夜漫漫,风把故事带走,播撒向无尽的空间。 不必跌宕,过往是一种情感,不要停下,向着梦中的彼岸……

Read more

无题

晚上和谢林聊了很久,有一种幻想破灭的感觉。很多话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一盆冷水浇下来,才得到些许冷静。保了研之后总告诫自己不要浪费时间,但是松懈是不可少的。生活在校园的真空里,完全忘记了社会的某些残酷。不想把一切看的太现实,但是做最坏的打算还是有必要的——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大学怎样,上研又怎样,只是一个光环,盛名之下,有多少符实的就难说了。而且决胜的往往不是专业与技术,如果你不愿意当一辈子IT民工的话。 下午去图书馆,碰巧看了本关于犹太人的书。犹太民族可以说是世界上危机意识最强的民族。国土沦丧,漂泊不定,却创造了不朽的知识文化与财富。投之亡地而后存,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严酷的环境就没有顽强的生命力。总理说,我最喜欢胡杨,因为这是一种顽强的树,活着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

Read more

光山三日

17号动身到河南光山,给中国农村三级医疗网启动现场会做技术支持。和王工,楼博坐Z77,在软卧的包厢里颠簸了一个晚上,早晨在信阳下车。好在下车就有人接,在车上迷糊了一个多钟头,最终到了光山县。 小城的感觉还是不错,早晨到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但是街上很安静,没多少人。住在司马光宾馆,听见这名字第一反应就是去找有没有水缸,可惜真没有,司马兄砸的还真彻底。 上午去县医院部署会场。不大的县城有个好大的医院,不知道上座率能达到多少。光山处于淮河以南,没有暖气是肯定的了,加上刚下过雨,确实比较阴冷,在医院里感觉就更明显。科技平台中心给光山捐赠了几台万利达电脑电视,本来感觉好气派,一查配置,凌动的。算是上网本 大屏幕吧,欺负欺负不识货的科技部领导。 中途跑去住院部神经内科调试系统,见识了什么叫全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