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父爱如山

转自微博: 幼儿时,爸出差回家后,从口袋掏出一油腻的虾来细细剥壳将肉之精华都递于我说:丫头,快吃!自己却啧啧的吮起壳来……长大了,我养家了,父亲却得了老年痴呆,谁都不认识。有一次我宴请宾客,菜上桌,他却躲躲闪闪夹了只虾塞口袋里,在人少时拉我到角落,从口袋掏出一油腻的虾:丫头,快吃!

Read more

改变世界

罗永浩曾经说过这么一段话: 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改变世界,这是你的宿命,你别无选择。你要么把世界变得好一点,要么把世界变得坏一点。有些人不服气,说:“妈的我就不信了,我自杀。”你自杀就把这个世界的自杀率改变了一点点。你如果走进社会,为了生存或是为了什么不要脸的理由,变成了一个恶心的成年人社会中的一员,那你就把这个世界变得恶心了一点点。如果你一生耿直,刚正不阿,没做任何恶心的事情,没有做任何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事情,一辈子拼了老命勉强把老婆、孩子、老娘,把身边的这些人照顾好了,没有成名,没有发财,没有成就伟大的事业,一生正直,最后梗着脖子到了七八十岁死掉了,你这一生是不是没有改变世界? 你还是改变世界了,你把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了一点点。因为你,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好人,听懂了吧?每一个生...

Read more

关于摩羯

首先,我是一贯不信星座的。其次,我是一贯不信摩羯的。 潇姐今天发了一段关于摩羯的描述: 情感木纳、不懂情趣、油盐不进,工作机器;永远板个扑克牌脸(或者可以称之为老板脸),做任何事都要求质量,让人感觉非常的兢兢业业、耐劳耐操;是个石头人,感觉一台机器一样在生活。 苦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啊。 好吧,无视之。

Read more

刀剑英雄

晚上出去练剑,遇到一个主动搭讪的哥哥。 我其实很低调了,为了不给大众造成恐慌,我都是晚上12点以后跑出去锻炼。 哥哥非常崇拜的问:你那是剑么?你会练剑么?你练什么剑法?你跟人打过么……诸如此类,这哥哥连珠炮的问题让我产生一种幻觉,感觉他会附耳过来问:你听说过《葵花宝典》么? 当然,我一律回答:略懂略懂。 从小练武,无门无派,无师无招,也没跟人打过,严重属于自娱自乐的性质。男生都有武侠梦,只不过大部分只是做做梦而已,毕竟一者这属于不务正业,二者伤到人不好,伤到花花草草也不好嘛。 不过我觉得练武还是挺不错的,不管是科班的还是像我们这种无师自不通的,至少是锻炼身体了。而且大部分练武之人脾气其实都不错,毕竟练武让人谦虚,让人明白忍字头上一把刀,当然主要是没这点气度的都让人砍死了。

Read more

宽容

我承认宽容是种美德,并且是种很难做到的美德。但有时候觉得宽容已经超越了美德而成为一种人格魅力,因为太难做到以致不能以美德的标准要求公众。 曼德拉是宽容的最好代言人了,但是我觉得一般人真做不到。宽容那些差点让自己在狱中睡觉死,发狂死,喝开水死,躲猫猫死……的狱卒,实在是件超越于人道主义之上的事情。 其实很多时候从别人的角度想想,很多事情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社会毕竟不可能理想化,或者说,一点都不理想化。从这个角度出发,很多事情无法赞同,但是可以接受。至于从别人的角度想想都觉得这孙子怎么能这样的一些事情,想来也不过是反面教材,见不贤而自省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社会,并且差别不大。理论上说你怎么样,社会就会怎么样,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理想要求自己,我们就离理想社会不远了。 当然只是理论上。

Read more

关于兴趣

其实听袁腾飞听得很多,不过听他照书一页一页解释北洋政府的时候,才突然有种彻悟的感觉。以前觉得历史,或者说很多学科,很多事情都很无聊,每每回忆起起来,永远一种苦逼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的感觉。一本一本书垒得跟长城一样,一页一页无聊的字,连个图都没有,噩梦一样的三年。 袁老师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倒真不在于思想启蒙,开启民智什么的,那都有点脱离实际(当然不排斥,袁老师在我心中的形象永远很光辉)。袁老师给我们最大的启示在于告诉我们很多事情要怀着兴趣去解读去对待。有兴趣最好,没兴趣的事情要发掘背后的乐趣。想来谁都不觉得应试教育的那堆东西有什么意思,但是同样的历史放到不同的人那里,讲出来的韵味是不一样的。有时候该改变世界很难,改变自己却不难。当然有时候世界容易改变,自己不变却很难。理想主义总是植根于现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