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这个段子很有罗永浩的风格

去附近的atm自动取款机的小房间里,熬夜看书,大概看了2个小时左右,2个平平安安来敲门,问我在里面干嘛,我说我在看书,他问我为什么在这里看书,我说我看不下去的时候就把银行卡插进去看看余额,就有心思接着看书了。他听了我这番话后,眼神里都是星星点点的东西。就让我早点回家休息。

Read more

小漫画: 被罚抄500遍,怎样取巧?

原文链接: 各位想必都曾有过罚抄的经历吧?不论是抄在黑板上,或是抄在本子上,这都是一个缓慢又痛苦的过程。那么有没有一个能让你偷懒的方法呢?笑话!现在是计算机时代了,咱要用计算机科学的方式解决问题! “矮油?这个还不错哦” “这个不行,‘\’太多了!” “嗯…这个倒是高级了点儿” “坑爹呢这是!” “……啥?” 所以同学们,学会编程语言很重要啊! 另外老师们,碰见这样的学生你也不用担心,只要说一句就能秒杀他了:“很好,那你编译运行一下给我看看吧!”

Read more

中国第一代程序员列传

不贴原文了,详见 中国最早的一代程序员了,也代表了软件英雄时代的辉煌。 文摘: 求伯君十年不倒,原因在于他一直走着一条和一般程序员不同的路。大多数优秀程序员大都选择了自己创业或者合伙创业的道路,而求伯君则一出道就碾转于四通、 金山、方正这样的大公司,这些经历使求伯君具备了大公司的眼界和胸怀。这是求伯君高于同时代程序员的本质原因。 朱崇君曾表示:“现实环境下的中国程序员不仅要写 好程序,而且还要学会经营。尽管理论上说,写程序的只管写好程序,搞市场的只管搞好市场,这是社会的分工进步。但在目前的中国,如果程序员最后不想落到为 别人打工的地步,还是要学会自己经营。你整天在琢磨程序,而你在公司中却整天被别人琢磨,最终吃亏的必定是你。

Read more

《黑客与画家》第二章文摘

为了配合论文研究性的主题,你很容易就把工作重点从开发优美的软件转移为开发一起丑陋的东西。 一般来说,理论上,你需要知道如何计算“时间复杂度”和“空间复杂度”,如果你要写一个解析器,可能还需要知道状态机的概念,除此之外,并不需要知道太多的理论。 我现在认为,大学里教给我的编程方法都是错的。你把整个程序想清楚的时间应该是在编写代码的同时,而不是在编写代码之前,这与作家,画家和建筑师的做法完全一样。 真正竞争软件设计的战场是新兴领域的市场,这里还没有人建立过防御工事,只要你能做出大胆的设计,右一个人或一批人同时负责设计和实现产品,你就能在这里战胜大公司。微软公司自己一开始就是这样走向成功的。苹果公司和惠普公司也是如此,我觉得几乎所有的创业公司都是这样取得成功的。 黑客如何才能做自己喜...

Read more

《黑客与画家》第一章文摘

《黑客与画家》第一章貌似跟创业没什么关系,甚至跟黑客和画家都没什么关系。 第一章题目是:为什么书呆子不受欢迎,实际上揭示了一个让人不安的事实——学校里的竞争往往比想象的更为激烈,并且这里面智力或者成绩在里面所占的比例其实很少。智力在大家心中的分量远不如相貌魅力和运动能力所占的分量重,而且,在任何情况下,如果聪明真的另他人嫉妒,这反而会招来女生,因为女生喜欢被其他男生嫉妒的男生。 摘录两段文字: 一群孩子成群结伙地欺负你,并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而是这一伙人需要找一件事情一起干,这就好像一群人成群结伙地去打猎一样,他们实际上并不恨你,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共同的目标。 公立学校的老师很像监狱的狱卒,看管监狱的人主要关心的是犯人都待在自己应该的位置上,然后让犯人有东西吃,尽量不发生斗殴和...

Read more

两种生意人

![6bfea9d3tw1djuw88fas7j][1] [@張開磊![transparent.gif][2]][3]:【镜子】 年广久对自己的评价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而许多跟他有过往来的人则说他:小事精刁,大事糊涂。 张开磊的一个微博,评价年广久,还是很精辟的。年广久差不多是新中国最早一批生意人了,在各类运动和文革中备受抨击,又在改革开放的浪潮里乘风破浪,最终在新的商业浪潮里华丽落幕。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人的成功失败往往跟性格有关,成也萧何败萧何。年广久算是中国传统生意人比较典型的代表了。 从性格上讲年广久确实是聪明人,虽然没文化,但是善于从市场里学习。年广久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市场学是从市场里学到的,不是从书本里学到的,至理名言。另外,这人性格非常坚韧,跌倒了爬起,失...

Read more

理想与现实

其实这个视频主要是一个韩寒的访谈,但是印象最深刻的是中间部分陈丹青的一句话,大概15分钟左右的样子,具体什么记不清楚了,大家自己看好了。陈丹青大概的意思是说80后虽然物质上好很多了,但是精神上的压抑可能比上一代更加严重。物质的压力导致了精神的匮乏,理想缺失成为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理想已经越发向物质倾斜,这个社会的整体信仰缺失。 其实这跟理想和现实问题有点偏差了,理想和现实是永远达不成一致的,而这个社会的问题不在与这个,更多的在于社会的核心价值理念。但是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以来,尤其80后成长的这个时代里,价值理念的缺失和文化思想漠视已经让我们感觉背离一个正常社会很远了,于是这点欲求就已经变得非常理想化了。至于这种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我还是相信罗永浩的一段话: 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