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惨淡的度过了考期,又迎来继续无聊的军训。我一直把当特种兵当第一理想,当年差点为了练劈砖把骨头打折。但是在一遍遍重复的队列中度过两个周的生涯,这与理想实在差得太远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这是我对军训最基本的评价。

大兴真是酷暑盛地,太适合军训了。从我们去的那天到离开,基本天天艳阳天。酷暑倒没什么,脚疼是真实存在的。据说很多男生都去买卫生巾了,也一度造成卫生巾的脱销。但为了体现爷们,我们还是靠两双鞋垫撑着。事实证明,生活就像超级女生,挺到最后的都是纯爷们,生活又像快乐女声,有时候连纯爷们也不能挺到最后……我们这一级除了大家都脚痛,貌似没有倒下的。据说05级一个兄弟护旗,晒晕了,直直地倒下去了,旗却依然屹立。李未校长因此发表了“要向男人一样的倒下去”的重要讲话,这就是纯爷们啊。

经常有关于军训饭菜的评论,说每天中午必有西红柿炒鸡蛋,终于有一天没有了,换成西红柿炒西红柿了。也有人说吃第一个菜,震撼了“世界上还有比这更难吃的菜吗?”吃第二个哭了“还真有啊”。不过坦白说,我觉得吃的还是不错的,至少三个菜(貌似),馒头管够。咱是个知足的人,有馍,有肉,还要个啥咧,西红柿鸡蛋都不爱吃,你忘了本了……不过周密那届人摔盘子罢餐的壮举我还是心驰神往。

(十一)

有一件事印象挺深刻,就是拔河比赛中场的拉拉队表演。天天穿绿衣戴绿帽,猛然看到拉拉队的女生,真有点貌若天仙的感觉。于是我越发同情教官们了,都说军营过三年,母猪赛貂蝉。当兵本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平凡之人有不平凡之举,没有他们的付出,也没有我们的安定。

射击是比较郁闷的一件事情,56式步枪,五发子弹,两次卡壳,最后还落个零环,我估计没有比我更悲剧的了。据说四系的一个兄弟打出了60多环,不知道约了多少人打一个靶。至于大家的枪法,更是神出鬼没,打得飞沙走石,标杆都被打断了好几根。

我不怀念军训,因为无聊。但这毕竟是种经历。中国的学生,毕竟都要经历这个过程,无论好坏得失,没有经历的话终究人生不完整。坐上巴士的时候,感觉沧桑了不少,教官在门口为我们敬礼送行,很多人哭了。我倒没哭,只是心情沉重的挥了挥手——老子再也不回来了。

回北航的时候雨很大。到处看到连根拔起的树木,像经历了一场浩劫。当晚在柏彦下的好伦哥吃自助,一眼望去全是北航的,场面一度失控。后来那家自助就关了。每每路过我心中都很愧疚。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