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大一的时候认识在社团里认识了不少人。社团这东西,在大学不参加是种遗憾,参加了就后悔,至于那些报了五六个社团的人,估计百感交集。唯一值得珍惜的,就是认识了许多不错的朋友,苏超,崔乐,深深,海波……我们一起挤在知行北翼的小屋子里,办一份免费赠阅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杂志。埋在元大都城墙的许愿瓶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本来相约五年之后取出,到那时候估计很多人也出国或联系不上了。时间封印了一些东西,既然已经逝去,就让它成为回忆吧。

往事如风。

想想大一和苏超崔乐他们还真是聊了很多事。从他们那里听到过西门的繁华。曾经的小吃一条街,在我们来的时候只剩下断壁残垣。我一直觉得一个大学最贴近生活的部分,都在它的西门,比如清华西门的烤翅,民大西门的小吃。西门已经成了一个文化意象,在一代代学子心中延续,一旦失去,就少了很多生活化的气息。现在的北航西门已经慢慢恢复了一点,但是没了曾经的和蔼亲切。如果西门能再恢复曾经的繁华,我想一定得组织一个庆典,名字就叫——西门庆吧。

后来貌似跟崔乐苏超一起去过798,在那个摄影棚里cosplay各种人物,还在一个机床上cos过《马拉之死》。画中的苏超表情肃穆,底下几个人面带奸笑……想想时间过的好快,崔乐明年要去法国了,苏超也已经工作,依然那么个性。他许诺给我刻枚印章,作为我的毕业礼物,这里先谢过了,顺便说一下,一般材质就行,要不我也付不起石头钱……

(九)

大一下的考试异常惨烈。数分的期中考试就已经很是告急了。发下成绩的时候,感觉太庆幸了,居然90多,自己都不信。然后助教进来说,对不起,成绩登错了,所有人把自己的学号顺延一个,然后我就变成了60多,人生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此。一个人心理的基础一旦动摇,其他的东西往往陷入混乱。那个考期是我最无助的时候,惨烈挣扎在考题和自己的心理之中,那时真感觉希望似火,失望如烟,人生就是七处点火,八处冒烟……

好在由于伟大的教学评估,我还是万幸的逃了过来,最大的收获是一个人迅速成熟起来了,最大的损失是惨烈的分数,这让我在后来的大学两年都疲于奔命。

我想我从来不算一个好孩子,在大学之前就是个挺叛逆的人。经历了这次挫折之后沉稳了很多,为人秉性或许难改,但是思考的东西更多了起来。这至少告诉我,你离那种优秀的幻象还差的远,也让我在别人的忽略和冷眼之中,维持了一点价值观的纯洁。如鲁迅所说,有谁从小康之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这么说或许严重了,有点这意思罢了。

有时候我总想,天将降大任于我也,必先苦我心智,劳我筋骨。但实际上天没降大任于我也,依然苦我心智,劳我筋骨。善了个哉的!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