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大一的假期没急着回家,想找点事干,顺便接触下社会。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做家教了。中国现行的教育制度造就了多少工作岗位啊,从这点,我还是挺感激它的。我和任斐两个人一上午跑了好几家中介,也在网上撒了不少帖子,把自己吹得跟多花似的。不过那时候放暑假已经很长时间了,需要家教的也都找到了,所以一上午也没什么结果。中午决定犒劳一下自己,于是腐败了一把,钱一点没赚到,反倒贴进去不少。对此我很愧疚。

后来联系上了一个阿姨,到东城区美术馆,假期时间不多,只去了两次,主要是答疑。相比之下,顾嘎的经历就比较惨了,人家一听是湖南人,就直接pass了。

家教一直做了一个学期,说接触社会倒没多少,不过经历难得。阿姨一家人都很好,我感觉自己反倒得到他们很多照顾。每次讲完题目往往都9点多了,叔叔还亲自把我送到地铁站。腊八的时候,阿姨特别做了腊八粥。一碗腊八粥很普通,却如何不温暖了一个在外游子的心啊。

(十三)

大二的课程比较随意。

英语课换了外教,一个美籍华人,我们叫他关老师。关老师是个蛮有意思的人,大家上课基本没怎么学英语,不是陪他玩“找不同”,就是教他中国话。关老师心中,北京最好的地方永远是国贸,天天给我们讲国贸如何如何,我们一帮人在底下窃笑,关老师被国贸这帮孙子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英语内教貌似是大川·卢,北航英语系毕业的。酷爱计算机,专攻网络,貌似考了个思科认证网络工程师。工科院校毕业的文科生怎么都这么生猛。一个学期没学啥具体的东西,倒是对什么思科认证,微软认证,java认证有了深刻的理解,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六系派来卧底的。

离散二,恩,离散,二……神一样的李舟军。考试的时候不停的提醒大家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就差没公布答案了,这课,不过都难。谢林我不是说你。

数电,碰上了崔建宗大人。据前一届某达人说崔建宗大人曾经把一个班128人挂了120个,而重修的还是那120个。另外据说,他CS打的很好。可惜这都无可考证。配套的有一个实验,我们在板子上搭了无数鸟巢。面对着乱成一团的线路,才知道什么叫纠结。

关于大二的考期,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算法与数据结构的考试,口语考试,还有爱好摄影的冠希老师。教算法与数据结构的发根老师在考前特别加了节课,把题目漏了个十之八九。我敢说那是我大学听的最认真的一节课。后来那考试还是让很多人比较郁闷,像任斐这种算法大牛也不过70多分,我反倒90多。据发根说批卷很严,主抓细节。发根这哪是考算法,分明是考语法嘛。

口语考试和阿郎、冯琳一组,没有针对三个人的题目,老师临时出了道让我们仨吐血的题目:说我和冯琳喜欢一女生,结果让郎得手了,这孙子还来安慰我们俩。用北京话说:孙子,你丫这不是找抽么……

至于冠希老师,只能说,提醒大家要学会修自己的笔记本,这是很重要的!从前有个人,他不会修自己的笔记本……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