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故乡是在九月中旬。

我不知道我该高兴还是该悲哀。18年的记忆烙下了太深的印痕,可能是我一生都抹不去的了。曾经的记忆虽然渐渐淡去,可每次回到郁郁葱葱的村庄,每次遥望蓝天下那一间间朴质的房屋,一种莫名的感动还是涌上心头。多少年的感动会在一瞬之间迸发,像是一种遥远的回响,又像是一坛陈年美酒,层层叠叠一直浸润到心灵深处。

然而我要离开她了。虽然一别不过数月,但一种伤感还是莫名的袭来了。我知道我心灵深处永远贮存着那样一个小山村,美丽而安详的小山村。那是我永远的精神家园。哲人说:“哲学就是怀着永恒的乡愁寻找故乡。”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一点。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个精神家园,每个人毕生也都在寻找着这个精神家园,在精神中寻找,也在现实中寻找。人生广袤,何处是归宿?千百年来多少人在重复的问着这个问题。白居易说:“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听起来甚是豁达,但中国古代的文士何曾豁达过。最看不得社会黑暗的就是文士,最受不得离别之苦的也是文人。在厚重的中国历史上传出多少离别的叹息啊。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很忧伤。我只是在静静的看着飞速逝去的树木,那浓重的颜色好象阴郁的天空,流散在空中,曾曾的叠压上去,组成一片阴郁。我不是那种恋家的人,但我还是很迷茫。前方也是如许的阴郁,而身后的家乡却越来越远。曾经的记忆才这一时刻迸出,又将在下一时刻封存。淡淡消散的是我的印象,浓浓的留下的是我的乡愁。

阴郁的天空中,时而飞过一只燕子,矫捷的身姿划过天空,划破了厚重的阴郁。燕子像一个灵动的天使,灵动闪跃于天空中,飘过阴沉着的天空,俯冲盘旋于广袤的天地间。我就是一只燕子,一只折羽的燕子。我渴望飞翔,渴望让灵动的身影留存于天地之间,但每次冲击都会遍体鳞伤,于是我静静的站在这迷雾中,让风吹去我的忧伤。

我终于在不舍中离开了故乡,曾经的记忆就此封存。于是一行千里,我始终不远回头看逝去的方向。我知道我回头看换来的只是痛苦,但眼前等待我的也只是迷茫。火车平稳的在齐鲁大地上运行,窗外是一成不变的破败的房子和碧绿的田地,随火车的行进而快速的向后逝去。我眼前模糊时,飞过的田地极像一条带子,萦绕在我的心头。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