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夜已经很深了,雨帘挡住了散漫的灯光,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光晕。

    没有风。飘忽在雨中的只剩滴滴答答的雨声,从深深的夜色中传来,默默的敲击着孤独的人的心灵。余秋雨说过:“最考验一个远行者意志的,不是山川阻隔,也不是急流险滩,而是静静的夜雨。那种苍凉的声音一直敲击到你心灵的深处。”夜雨总给人一种莫名的惆怅,挥之不去,又说不明白。是感慨于孤独无助,是慨叹于忧愁如乌云不散,还是怅然于明日今朝的变迁,抑或都不是……总是这样道不清说不明。

     雨声渐住。下了一个晚上的雨终于慢慢消散,天上的乌云还没有散开,天地之间仍能感到某种压抑,仿佛阴云都在向下沉降。

    我在家里呆的时间也不短了。总是不愿出门,于是我就在家里成天上网,看书来打发时光。这样一个小山城总与我的性格有某种不合之处,他太压抑,处处投着某种局促,好像一个蹩脚的演员。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说我的城市,但我的确没有把这座城市当成故乡。我心中的故乡永远是那一个小山村,虽然他闭塞,虽然他的山上遍布荆棘,虽然他的路上满是牛粪……

    那是我永远的故乡。我在那里住了6年。这六年是我生命中最单纯的时光,也是最珍贵的时光。童年的记忆,植根于最深处的是初春等花开,盛夏里捕蝉,深秋里看树叶一片片滑落,冬夜里围着火炉听窗外的爆竹响…..每当想起童年里一幅幅退色的画面,心中就会升起一种莫名的感动和惆怅,就象听这雨声时。

    我该回家乡看看了。故乡会欢迎我这一个游子吗,或许只会责备我回来的太晚。一别不见的故乡啊,我回来了。这每一草每一木,都刻在我的心中,永远忘记不了了。你的游子回来了,带着一身疲惫和无限的眷恋,回来了。

    还记得那一别的景象吗,你送我到村口,我回头望去,青绿的山峰夹杂着点点灰黄,这已是深秋的季节了。风吹起你的额发,卷带着你坚强的泪珠,从我的心上掠过。远处,残阳如血,凄美的晚霞象流血的伤口……

    往事如风。一别之后,你更加苍老了。而我却长大了。相见匆匆,不知以后什么时间才能相见。恨别离,盼相聚,但我还不能留下来陪你。世界还要我去闯,等到我累了,乏了,再回来时,你还会依然记得我,欢迎我吗?

    相遇在一个初秋,别离在同一个初秋…..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