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汇编传指针

写接口实验程序,想写个函数,函数里读入一个数字,存到内存一个变量里,传了变量的偏移值进去,函数里怎么也写不进内存,调了很长时间后才发现mov [bp 4],ax是不对的,[bp 4]只取出了地址,想在写进去还要再寻一次值,我觉得一般的办法就是寄存器间接寻址了,加一条: MOV SI,[BP 4] MOV [SI],AX 这里寄存器只能用BX,BP,SI,DI,对32位汇编可以使用EAX,EBX,ECX,EDX,ESI,EDI,EBP,ESP 当然如果用invoke指令应该会简单很多….. C语言还是最伟大的语言啊,简化多少操作…..

Read more

关于商业互联网十年领袖峰会

23号去参加商业物联网十年领袖峰会了,在北大的百年讲堂。听了一些名人的发言,有凤凰的总裁,腾讯的CEO,还有爱国者的总裁等等。腾讯老总一句话说得很好,“这十年,早就了很多互联网应用,他们不靠刀子,老子,裙子,票子致富,成为当代青年的榜样”。我们这一代算是懵懂中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十年,也算是走在时代前面的人了。不过互联网也造就了一批宅男宅女和非主流。网络是一个开放的窗口,是一个资源交互的平台,能否利用好网络的资源,在网络时代获取最多的信息是值得思考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计算机系的学生,这个就更加重要。 商业互联网造就了一种新的营销模式,即电子商务,从B2B的模式,到卓越亚马逊的B2C,然后到淘宝的C2C,电子商务模式的变革甚至改变了人们的生活理念。有一个老总(忘了谁了)说...

Read more

中关村遭遇强卖

昨天帮特弟买笔记本,提货砍价验机一直到1点多,走到中关村一桥和北四环交接点的时候,碰到一个卖那种核桃瓜子什么做的蜜饯的人。当时觉得很饿,想买点东西和特第一起吃,就问那人什么价,答曰:3块钱一两,然后我比划了一块,说这块多重,他说不知道,问要不要,我看没多少就说那你先切吧,切下来一称两斤,我肯定不能买那么多,那人就不依不饶说切了必须买。我心说少见啊,这么多年第一次遇见强卖的,然后就一直跟他磨嘴皮子,周围的人围的越来越多,我想有理走遍天下,你无理取闹能多嚣张?结果丫不依不饶看意思还想动手,压着一肚子火没收拾他,当时真像郭德纲说的,法律要是不管我早废了他了。最后没辙,找不到工商,打110叫民警,结果跟派出所描述了半天地点也没说清楚,那人倒撑不住了,到底是没理就没底,骑上车就跑,一个大伯抓着他...

Read more

做人要有追求

读明史,姚广孝是个难得的人物,用今天的话说,属于不务正业的,文理工农衣,算命占卜,貌似都懂点。此僧有眼光,有追求,不求功名,做得是帝王的买卖,属于乱世之能臣类的人物。最难得的是,破落时做和尚,腾达时也做和尚,洒家要的是尽显胸中学问,其他的嘛,爱咋咋地。 很好很强大啊……

Read more

有些事

感觉大家都在谋划大事,只有我还窝在自己的天地里,看看书写写代码,大学这么过有意思吗? 冯琳说,你上个大学读个研究生然后找份工作,假如月收入10k,出去消费,你还是一个月买不了一平米的房子,有什么用? 想想事情或许就是这样,家长别人热衷的路子都是比较保守的路子,换句话说,平平淡淡。光阴宝贵,不拼搏一把,岂不虚度人生?

Read more

月朦胧,鸟朦胧,帘卷海棠红

一个学期很少写东西,总觉得时间有限,天天忙于上课作业实验室,但是一个学期下来也没什么可称道的,忙忙碌碌却没多少成果,这让我觉得很迷茫。 转眼大二的生活就结束了,暑假里做奥运志愿者,实际也是种放逐,全身心的投入里面,不去想别的事情。有时候做事不需要意义,机场的志愿者是很累的,根场馆的相比,我们的工作量要大很多,但是所谓的待遇却不如他们。慢慢觉得其实许多事情不是那么重要的,看似不平的事情,放洒脱一点就没什么。奥运梦想,百年期盼,能为中国做点事情,累点苦点也值了。 由此可见,我还是一个比较理想的人。 开闭幕式的时候我们许多人在一起看直播。很多人看的哭了。我明白经理他们。有的在奥组委干了7年了。每天繁杂的工作,7年的等待,就为了这个时刻。奥运的梦想,个人的期盼,全国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这一...

Read more

一些过往

开幕式的烟火 CC办公室的欢庆 热闹散场的落寞…… 在时间的洪流里回头审视一段过往 无尽的表格,无穷的电话,无眠的夜班…… 仿佛什么都不重要了 灿烂星空,绚烂烟火,夜里的北京火树银花 我想 一段经历终结在了最绚烂的时刻 2008年的夏天,几代人的梦想,七年多的准备,建设者的汗水,志愿者的努力 都化作幸福的泪水而 千年永恒……

Read more

我的奥运生活

志愿服务已经开始两个周了。 刚来的时候觉得什么都很新奇,偌大的T3,陌生的办公场所,仰头望去有时会看到飞机的身影。走在空旷的航站楼里,光线从高高的玻璃墙射进来,心里会有种明净的感觉。在志愿者之家看到墙上贴着一张张小纸条,暖暖的话语读起来让人很舒服。傍晚的时候走回T3吃晚饭,夕阳的余晖投射到航站楼上,就会有种金碧辉煌的感觉,仿佛升腾起一种金色的光芒,一直漫漶到天空去了。 白班比较忙,从早到晚除了吃饭几乎没有闲的时候,有人说,兴趣一旦变成了工作就会很枯燥的,看来没错。夜班反倒轻许多,不过要熬夜,上次夜班我们几个还在志愿者之家的箱子里睡了一晚上,很有趣的感觉。最近几天信息量突然变大了,估计到了奥运的时候会忙的不可开交。 当时报名志愿者的时候一直在犹豫,时间毕竟太长,工作也很累,何况还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