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残忍教育》

野夫的《残忍教育》,揭示了一个中国教育容易被忽视的细节,即对生命的漠视甚至残忍。有时候想想残忍真是人的本性,每个人小时候或许都用各种方式折磨过蚂蚁,比如用放大镜烤蚂蚁。我承认生存斗争都以弱肉强食为表现形式,但是作为人类,应该对生命有起码的敬畏,否则你跟低等生物有什么区别。

如果大家有心的话,可以去读龙应台的《野火集》,里面有篇文章《烧死一只大螃蟹》,也是借四个青年活活烧死一只大螃蟹(我觉得这貌似不是很严重,个人观点),探讨对生命的敬畏。先生有一句话说的很是严肃:这些孩子,并没有意识到一只小小的螃蟹也是一个小生命。而对于生命的尊重,是文明的一个基础。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话,那么我们没有必要跟孩子谈文化。

我不知道是我只看过中国的一些例子,还是中国人这方面尤甚,国人的残忍精神实在有点过分。中国自古政权更替都伴随着大量人口的削减,从桀纣,到太平天国,再到文革反右镇压反革命以致严打,哪个都没少死人。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被压迫者会变本加厉的迫害更弱小者,就像野夫所写:

我十岁左右时被母亲送到了煤矿,那时父亲正经受被打倒后的各种体罚。他的同僚不堪忍受而自杀,母亲担心他的绝望而将我送去作陪,于是我开始生活在真正的工人阶级之间。那时的煤矿老鼠很多,每天经历死亡的井下工人没有娱乐,灭鼠则成了他们的闲情逸致。

他们用各种智慧的方式活捉老鼠,然后将生黄豆塞进其直肠,再将其肛门缝住。黄豆在体内发胀,痛不欲生的耗子在放生后开始疯狂乱窜,闯进它们熟悉的家撕咬同类,一场大规模的自相残杀壮观而刺激,比任何毒药更惨绝鼠寰。或者将鼠尾捆上浸透汽油的棉花,点燃后放手,再欣然观看那团狂奔的火球。我每每为此触目惊心的场景油然而生一种彻骨的恐惧,因为厌恶和仇恨,他们如此折磨鼠类--是代表人类的正义吗?

这东西现在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当事者却玩得不亦乐乎。说小了,这是社会问题,是文革的时候中国五千年礼仪纲伦丧失殆尽的结果;说大了,这是人性的残忍和人道的丧失。或许用这种严重的词汇评价这些灭四害的行为有些过分,但是这折射了人性里对生命的漠视,而这种漠视,导致的最严重结果就是民族性暴力,比如文革,比如义和团太平天国——冠冕堂皇的旗帜下,无法掩盖的是个人利欲的膨胀和对生命的残忍与漠视。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