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关于大片

上午英语课看了所谓的《忍者神龟》之3D版——Joe是如此称呼的。Joe还介绍说是刚出的大片,3D的一沓糊涂。不过我倒觉得开头还不错,至少不至于显得空洞无情节。Joe的心情或许不太好,上午的short play里,Joe演的孙悟空和Darren演的猪八戒打得正兴起时,双双忘词,于是扔下兵刃,各自找稿读去了。下面哄堂大笑。Joe于是很郁闷,见谁都不顺眼,电影自然也就包含在内了。 不过空洞或许是许多大片的通病,在这样一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3D就泛滥的时代,大片几乎成了绚丽特效的代名词。诚然,特效在电影中的运用极大的丰富了银幕,给电影带来了表现手法一次质的飞跃,让电影可以穿越时空,极尽想象之限。电影真的成了一台造梦机器。 但是,任何事物都是两面的。我们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也不知不...

Read more

莫名

不知怎的,总有种遥远的景象展现在眼前–淡淡的星,薄薄的云,冷冷的空气,破旧的站台,未知而深邃的远方…… 这景象总会出现在梦中,甚至出现在醒着的时候。也许前世我在等待着什么人,抑或有什么地方要去往吧。冥冥之中的东西也许太难以捉摸,但那景象是越发清晰了。我能看见如萤火虫般闪耀的星光,能看清站台裂缝里长出的小草,也仿佛能听见火车遥远的汽笛声。如许静谧的夜空下,我是归人,还是过客? 也许生命本就是一场等待,一场旅行–等待所等待的,去往要去往的。偶尔划过的流星昭示着生命的轨迹,而到达和离开的火车就是生命的一程又一程。执着于沿途的风景,品味着等待的滋味,生命就在一程又一程的中转里悄然逝去……

Read more

傍晚

有时候图书馆四层也是个不错的观景台。傍晚的时候,倚着书架,拿起一两本闲书,品茗观云,倒不失为一种难得的情调。远处树的叶子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彩,泛起一丝古旧的气息,而高楼却显得愈发雄伟。淡淡的云染在蓝色的背景上,飘逸灵动地好象一首诗。古人云:浮生难得半日闲,这倒真是难得的闲适啊…… 走在校园幽静的小路上,耳边不时传来布谷鸟的叫声。这让我回忆起遥远又温馨的童年,同样的傍晚,同样的幽静,我坐在门槛上遥望远处的群山,看那一轮斜阳缓缓走下对面的山岗。宁静的村落里,只有偶尔几声狗叫会划破静寂,却平添一份幽深。袅袅炊烟在一栋栋小房子上升起,由暖入冷的色调覆盖了这个宁静的角落,小小的村庄就在这一隅里独享幽静。 想着想着就仿佛走了进去,爷爷的微笑,奶奶的话语,满院子追小鸡的调皮,独占两棒玉米的贪婪...

Read more

随感

七点半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透过古旧的窗户,可以看见浮云淡淡的魅影。树木浓重的身形在暗淡的光下显得愈发厚重,仿佛一道道无法逾越的墙。高楼上的灯光透过树缝照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一个恬静的梦。 校园里的人很少,散步其中就好像渐入一个神秘的世界。我在一个晦暗的楼道里穿梭而过,周围安静的可以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停下了脚步,风就从身后吹来,消失在前方深邃的黑暗里。蓦然回首,却发现身后也是如许的深邃幽远。置身其中,也就置身在莫名的迷失里,忘记了从何处来又将往何处去。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只剩下风穿梭而过。缓缓闭上眼睛,风的声响就变得愈发清晰,若有若无的心跳声混杂其中,在未知的空间里碰撞,发散,最后消失在深邃的黑暗中。风卷动我的额发,我睁开眼,风就消失在长长的过道里。在这古旧的晦暗中,一切都显得...

Read more

无题

丝雨淡雾微风 迷蒙的春色如影若隐若现 如许孤单的季节里 心情就好似一只娉婷的燕子 漂泊 流浪 迷茫 伤感或许是雨季的容颜吧 淡淡的 凝到眉上 融入雨中 留在心里 风起了 吹动季节的额发 一双明眸就在天空缓缓写下 淡然 宁静 伤感 静谧的山村里 雨滴打在青石的街道上 清脆的声音就在空气里流淌 呵~~~~~~~ 那声音不正是季节的低语吗?

Read more

16楼的美好

别人都抱怨十六楼的住宿条件差,我倒不是很在乎。而且在我看来,十六楼的地理位置很好,早晨醒来,如果阳光明媚的话,就可以看见窗外的高树沐浴在阳光里,看着看着就仿佛进入一个童话的世界。风起时,一片金色的光芒就荡漾开来,像是一团火焰。福楼拜说,他天天起来看日出,我想那种生活我是难以体会了,但晚起时看到这简单的画面也很幸福,至少让你觉得每一天都是全新的,是美好的。

Read more

写的一段介绍宿舍的文字

十六号楼,三四三寝,非有物华天宝,但却人杰地灵。世龙老家德州,来北航前流窜与北京河北地界,有诗为证: 安家就在京城旁, 三地流窜又何妨。 貌似不过十八岁, 硬件精通乃内行。 郎则是一只地地道道的来自北方的狼,来自于极北苦寒之地佳木斯。有诗云: 吃吃喝喝自心宽, 每天酣睡到三竿。 闹钟大叫犹不醒, 自云梦中有红颜。 晓辉乃山东非大汉,来自苹果之都,怎奈何每次带苹果都累得半死,有诗曰: 使得一手好拳棒, 也愿信手著文章。 奈何平生无大志, 但求红袖夜添香。 乔谦乃本地人士,生得高而不大,英而不俊,强而不壮,诗曰: 篮球打得实在棒, 怎奈光头像和尚。 天天回家似走读, 宿舍空空一张床。 赵龙是陕北那瓦瓦里的人,一反走西口之传统,一路向东千里来相会,有诗...

Read more

春天来了

又到了柳絮纷飞的季节。漫天的柳絮,仿佛一个个春天的精灵,飘飞在蓬勃的新绿中,幻化成绮丽的梦幻和诗意的浪漫,曾经风霜雨雪的痕迹都已经褪去,留下的只有阳光般的单纯,那诗意的色彩,闪动着生命的活力,氤氲着理想的浪漫,兀自飘飞中已然描画出一场绚烂的梦幻,飞扬着的是柳絮,是飞花,是文字,更是心情,在诗意的飞扬中,放飞心情,梦幻就会真实地难以区分。那点点滴滴的美丽,就会升腾为似曾相识的感动,在如诗如画的春天里,生长,绽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