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安夜

习惯了天天单调的日子,下了自习才发觉晚上是平安夜。关于中国人该不该过圣诞的争论听了无数,暂且不去讨论,我喜欢那种气氛,如果下雪就更好了。每个节日都是心灵的盛宴,于是外国人正企盼着天天过圣诞呢,就像我们企盼天天过年一样。 手机忘了带,8点回寝室才发现收到了好多的短信。天是阴沉的,但我感觉好温暖。每天孤独地上课上自习,常常在晚上很晚受到朋友们的问候,在冷冷的夜中,那如何不温暖了一个人的心灵? 还记得那次看流星雨,一个人仰望天空,孤独的许愿。1点多了,不想打搅朋友们,却收到很多短信,原来大家都没睡。同一片夜空下,有多少人追寻着流星的轨迹呢? 平安夜还是那么简单过去了,有些后悔没计划好。不过那种氛围还是不错的,8食堂的涂鸦,16楼下的烛火,夜空里仿佛传来的圣诞钟声,当然,还有那一条条问候...

Read more

阳光灿烂的日子

午后,阳光很温暖。 站在窗户旁边,被暖暖的阳光包围着,自己的影子就投射在白白的墙壁上。外面的树早已经没有了叶子,光秃秃的矗立在阳光里,有种神圣而苍凉的意味。 想起高中的时光。每一个冬天的午后,在阳台上读一会儿书,然后在阳光的抚慰中闭上眼睛,聆听阳光低低的私语。我站在时间的轮回里,看光阴缓缓流逝,转过身的时候,它已经走了好远…… 一切都太不经意,记忆的碎片总是鲜活的仿佛发生在昨日。那些安静的午后,好像箱底的旧书,偶尔翻起来的时候,泛黄的纸页依然带着温度。那时候每天中午会等着看《风雅钱塘》,很短的电视节目,精致淡然好像纪录片,从天台山到西湖,从南京路到古蜀道,每一集都是经典。于是记忆的深处,就藏下了一个江南。 琢磨的一天的算法,递归回溯动态规划,突然觉得生活变化得好大,曾经畅想“小...

Read more

2007.11.20

下午的课逃掉了。 晚上熬得太晚,白天总是很困,下午睡醒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午后的阳光顺着窗户斜斜的照进来,暖暖的好像一只手在摩挲着。树上仅剩的几片树叶在阳光下闪着动人的光泽,一种苍然的枯黄。细细的纹理投射到窗子里,然后随风摇动,斑驳的,像时间的刻痕。 不愿逃课,但却喜欢睡醒的那种感觉。阳光是自己一个人的,坐在床上,透过窗户,看一季的花开花落,叶绿叶黄,有种说不出的安详。在电脑的世界里摸爬滚打多了,意识里总有键盘的嘀嗒声不停响着,而此刻却抛却了一切烦扰,诗意的气氛把心灵包围,那种惬意雅致一直渗透到心底去了。 天凉了。 走在绿园里,脚下是满地的落叶,踩上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没有叶子的季节里,天空显得那么高远。一池秋水,漂浮着点点落叶,立在池边,就不免有种荒凉的感觉。我喜欢那种荒凉...

Read more

雨中

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写东西了,顶多偶尔在校内上发个帖子。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本来想记录下每天的想法和经历,看来过去的只能让他过去了。 很忙,很忙,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晚上自习到12点半,然后在寒风里走回宿舍去。周围是高大的树,风从树缝里吹过来,卷起落下的叶子,拍打着行人的脸颊。一片黑暗。 有时候喜欢在深夜里伫立在荷花池边。没熄灯的时候,灯光透过点点的树缝投射在湖中,隐隐可以看见一池残荷。来北京的第二个秋天,才品到了故都的秋的感觉,高高的蓝天下,横着破败的四合院和枯黄的树。入夜,古城的繁华铭刻在古旧的城墙上,随风奏起一支遥远的歌谣。 我喜欢那种厚重与苍凉,童年的时候,总会在日落的时候登上背对的山顶,看小山村的夕照。那种苍凉的感觉一直渗透到骨子里去了。 周三下了一天的雨。 ...

Read more

写在前面

07年的暑假经历了最后一次也是最正式的一次军训。 关于军训的回忆五味杂陈,但不可否认的是,那的确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段经历。军训让我们懂得坚忍,让我们更珍惜现有的一切,也让我们对青春和自由有了更深的理解。人生的历程中多一道迷彩绿,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刚到基地的时候就下定决心写日记,想把每一点值得回忆的东西都写下来。去了才知道时间是很紧张的,训练,做连刊把几乎所有的时间占去了。即使有时间,一天训练下来,倒在床上也什么事都不想干。所以日记很多是后来补的,虽然遗失了一些感受,但还算真实。日记现在读起来也很亲切,文字其实最能反映一些东西,比如感动,比如想法……

Read more

那一棵山楂树

很小的时候就听过那首苏联老歌《山楂树》。现在重新听起来有种奇怪的亲切感。我们这一代人毕竟远离那个遥远的时代,难以真切地体会那种厚重纯美而悠长的感觉,但心中久久的震撼还是让我觉得她的魅力是永恒的。 记忆里关于苏联的那部分都带着一种奇异的色彩,说不清是神秘是遥远还是厚重。那是一种极复杂的感觉,就像伏特加的浓烈醇厚,就像西伯利亚的遥远苍凉。那已然成为一种文化特质,让那片辽阔土地上的一切都蒙上了一种奇异的色彩,成为一种永不退色的冰冷激情。 对苏联或者俄罗斯的印象总像一幅幅古旧的照片——肃穆的莫斯科红场,凝重的斯大林格勒,苍凉的西伯利亚,辽阔的原始森林,悠长的伏尔加河……那种冰冷的古旧情调,是时空辽远所滋养出的粗犷与豪放,是寒流与冰雪交织下闪耀着的乐观和奔放。 那种印象其实只来自几部小说,...

Read more

一点文字

写给12期杂志的一点文字,深深大概已经放在杂志后面了,留作一种见证和纪念吧 又是一年春来,又是一度花开——光阴的流逝总是在不知不觉里,蓦然回首时,身后已然一派生机…… 冰心说过;“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撒遍了牺牲的血雨。”做本期杂志的时候,我们遇到了解散的危险,克服了人员紧缺的窘境,经历了定位与风格的反思,而受伤的cc同学还在医院里关注着杂志的进展,其中的滋味也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 但是常春藤不会停滞,常春藤的精神不会泯灭,厚厚的十一本杂志是一部无声的宣言,指引我们坚定的走下去,渐行 渐远……

Read more

修车记

上午终于把自行车进行了一场大修。买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转了几手了。用相声里的话说:“除了铃不响哪都响,倒到第七手的时候苏联还没解体呢。”当时想,每破车也有好处哩,既没贼偷也没贼惦记,这年头,破车值万贯。于是命名为宝驴,颇为得意。买的时候,刚好碰见几个地大的也去买车,几位倒不像我们专拣二手以上的车买,而是买新车喷旧漆,就差没拿锉刀锉几下了。哥几个在一边亲眼目睹了旧车是怎样变成的,真是看的百感交集,心说,人的创意真是无限啊,但这社会风气咋就成了这样呢? 宝驴前几次是怎么坏的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有一次刹车过猛,愣是把闸捏碎了。我拿着闸愣了半天,心说真实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要说出去谁会信啊。于是我过了一段无闸驾驶的日子,天天骑驴骑得提心吊胆的,我想路人要是知道我无闸驾驶,比我还提心吊胆呢。 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