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沉默地与这个世界对抗

去看了《后会无期》。是我心里的样子。 踏上旅途,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停留而又离开,坚持或者放弃,很真实,不是么?都说小孩才看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其实成年人也不是只看利弊,但是成年人的世界的确不能只用对错衡量了。 When I was a little boy,当我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想,这个世界该是什么样子的呢?是西游记那样,哆啦a梦那样,还是圣斗士星矢那样呢?后来才发现,都不是。当我们经历了一些事情,我们知道了付出并不一定有回报,正义并不一定能战胜邪恶,甚至大部分情况下看,邪恶总比正义强大一点的时候,是否还相信对错呢?不知道。 电影其实一直在问这个问题,当你还在东极岛的时候,对错是直接的,是非是明确的,每个人活的像胡生一样简单。但是家乡不在了,你被迫上路,被骗,被偷,看到大...

Read more

平凡之路

朴树的《后会无期》主题曲:平凡之路 </embed>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Read more

后会无期

</embed>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的一句

Read more

c/c++的不定参数

c/c++可以通过va_arg等宏实现不定参数。一个例子如下(c++): void ar_cnt(int cnt,...); int main(int argc, char* argv[]) { ar_cnt(4,1,2,3,4); return 0; } void ar_cnt(int cnt,...) { int arg_cnt = cnt; va_list arg_ptr; va_start(arg_ptr, cnt); for(int i=0; i < cnt;i++) { int value=va_arg(arg_ptr,int); printf("posation %d=%d\...

Read more

java/c++变量作用域的一点小区别

偶然遇到一个问题,java里面这么写是有问题的 int x = 1; { int x = 2; } 作为一个写了多年C++的人,不能忍啊。java子域里的变量看样子不会覆盖父域。但是这样是没问题的,可见子域的生命周期还是局限于子域里面。 { int x = 2; } int x = 1; C++里面这样是没问题的 int x = 1 ; { int x = 2; } 相对于脚本语言,这种限制似乎就宽多了。这样都可以。 for i in range(1,10): pass print i

Read more

Ich war noch niemals in New York

</embed> 我从来没有去过纽约 从没有到过夏威夷 从未穿过牛仔衣淋着旧金山的雨 我从来没有去过纽约 我要感受那远方的空气 我想要挣脱过去释放我自己

Read more

命名空间和友元冲突

今天遇到一个问题,需要跨namespace定义友元,这种情况比较常见的是测试类需要访问源码类,gtest据说有个FRIEND_TEST宏,以前用过好像有问题。这里我们直接用友元: namespace oceanbase { namespace election { class ObElectionServer : public ObSingleServer { friend class ObElectionTester; ... } } } namespace oceanbase { namespace tests { namespace election { c...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