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宽容是种美德,并且是种很难做到的美德。但有时候觉得宽容已经超越了美德而成为一种人格魅力,因为太难做到以致不能以美德的标准要求公众。

曼德拉是宽容的最好代言人了,但是我觉得一般人真做不到。宽容那些差点让自己在狱中睡觉死,发狂死,喝开水死,躲猫猫死……的狱卒,实在是件超越于人道主义之上的事情。

其实很多时候从别人的角度想想,很多事情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社会毕竟不可能理想化,或者说,一点都不理想化。从这个角度出发,很多事情无法赞同,但是可以接受。至于从别人的角度想想都觉得这孙子怎么能这样的一些事情,想来也不过是反面教材,见不贤而自省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社会,并且差别不大。理论上说你怎么样,社会就会怎么样,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理想要求自己,我们就离理想社会不远了。

当然只是理论上。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