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大雨,困于华业,囿于帝都。

《周易》困卦曰坎下兑上,亦即水在泽下,可见困顿这种事情总跟水有关。翻翻上篇日志,已是去年末的事情了。这半年颇为困顿,无心文字,不想竟然低调了这么长时间。

每个下半学期都过得异常逍遥,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上个学期偶然发觉基本不去上的课居然成绩很好,想想勤奋的童鞋们实在心中有愧,于是这学期干脆都不去了,彻底杜绝了这种可能。半年摸爬滚打过来才感觉学生易当,而社会难闯。上课写作业考试是多么悠哉的事情啊——只要不点名,上课总可以不去,只要沉得住气,作业总有会有人写,至于考试,你们懂的….

其实诸事想开了也就好了,做成任何一件事都是在过一个一个坎。你过,或者不过,坎就在那,不多不少,形势也就是那样,不好不坏。工科的人,按部就班是最大的优势(当然或许也是最大的劣势)。古人说淡定之最高境界,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其实反正又不是我把泰山弄崩的,只要砸我不着,城管不找,爱咋咋地。

奔波许久,总会渐渐忘记一些事情。生活点滴,才最触动人心。每天站在阳台,看晚霞绚烂,远山黛然,看阳台上的一盆敏感词静静绽放,芬芳美丽满枝桠,才觉许多被忽视的小事,往往是最不可或缺的。

很多时候会琢磨要不要妥协,但是现在看也都过来了,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有语曰:生活不是等着暴风雨过去,而是学会在风雨中跳舞。

至理名言。

p_large_vRaJ_4952000034fb5c42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