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概貌似是最无聊的,去的不多,醒得更少,听的没有。倒是最后的展示课去了很多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那时候新媒体还没分出去,所以六系还没有显得这么荒凉。我们跟一个新媒体的寝室合拍一个话剧,写蒋介石的,借了几套国防生的衣服,笑场无数。郎钰泽有胡子的样子还真有点老蒋的意思。那张青天白日旗我也一直留着,毕竟这东西比较烫手,想扔也不敢……

(四)

大一的我们,已经有点学霸的意思了。我到现在还是挺好奇,这么帮人怎么会凑到一起。环境的影响作用还是挺大的,基本上看一个人,就能想象一个宿舍的氛围。那时候宿舍没有门禁,十一点半关门,楼管最早认识的一个人就是赵龙了,因为他总是上自习到在关门之后,再敲门回宿舍。主席说,一个人,熬几天夜不难,难得是天天熬夜。龙龙这四年一直用美国人作息时间严格要求自己,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精神……

大一其实算是个分水岭,进入大学的时候,我们要么是最优秀的一部分,要么是相当优秀的一部分,是金子总要发光的,但当满地都是金子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颗了。不过有的人真的从那个学期就开始堕落了。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不过回想从前的时候,如果发现日子总是那么苍白,是不是种悲哀?

有时候觉得这句话挺对的: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生活如果一直这么过下去,那么未必不是件好事。一切悲剧的来源,都是对现实的不满。况且感情泛滥的时代里,寂寞是最常见的状态。我相信感情的无邪,也承认曾经的不成熟。无论怎样,人总是在痛苦中成长起来,少年多磨砺,本不是什么坏事。现在翻翻兜里那张好人卡,依然坚定地认为,我确实是个好人。

(五)

有人说,大学里没有甩人和被甩的经历,人生不完整。这个要求真是太高了,尤其在北航这样的地方。甩人是不可能的了,我连被甩的机会都没有。感情在没有得到肯定的时候就被好人卡无情的扼杀了。每当仰望蓝天的时候,我都由衷的感慨道,让我被甩一次吧……

在大三的时候听说一个女生因感情问题跳荷花池了,被救起后嚎啕大哭。我们当时的反应都是这个女生的男朋友是怎样牛掰的一个人啊,让北航的女生要死要活的。不过荷花池自杀的难度也大了点,除去遥远的荷花池浮尸案,据说当年死的唯一一个兄弟是,跳下去没淹死,但死意已决,爬上来用板砖把自己拍晕了,然后,淹死了……

后来我终于明白QQ是怎么来的了,世上本无聊,聊的人多了,就有了QQ。有人说男人只有一个QQ号,却加满了各种女人,而女人有好多QQ号,目的只是调戏同一个男人。不置可否。只是知道QQ看似寥落的上线人数背后有着庞大的隐身队伍,往往随便扔个炸弹就能炸出好多浅水者。寒冷的冬夜里,那小企鹅的跳动,毕竟温暖了许多人的心。不过我总把谁谁谁把我加为好友的消息看成谁谁谁把我加为好人了。敏感了……谢谢大家。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