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学期过的比较煎熬。

课程倒不是很多,但是实验比较费时间。尤其网络实验。一个学期主要的时间就花在各种实验以及冯如杯上了。熬夜是最经常的,尤其以这个学期为最。为了冯如杯的代码和论文,经常在实验室熬到四五点,回宿舍的时候有时天都亮了。之前有人说过,如果你大学里没体验过通宵的话,试试冯如杯吧。我倒通宵过不少次,但是持续的通宵,还真是第一次。能坚持下来的人,都是胜利者。

技术倒是学了不少,无论是冯如杯,实习还是网络实验,都让我在短时间内对某项技术有了相当的了解,颇有黄埔军校的速成的意思。可能这就是将来工作后我们的生活,你不可能什么都懂,但是项目就在那里摆着,一切都要求你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以致用。在这个追求效率的年代,什么都是快餐,知识也不例外。

各科倒没什么很难的,不过考的不尽人意,最惨的就是体系结构,明明做对了,为了优化就把整个题都划了,想起来就窝火。所以我一直相信,成绩和能力是不成正比的。

一直后悔大一的时候太不成熟,为了一些事情浪费了一个学期,最终导致现在的这个悲惨的情形,那个学期但凡正常点,就不至于现在如此艰难了。失败让人成熟,对此我是有深刻的体会了。看看周围的人,总觉得很多人还停留在大学入学的思想境界,不免有些悲哀。大学越来越成为技术学校,这是中国教育一个难以避免的误区。

想了很多事情,每天晚上都会安静的想想之前的一些事情,常言说,三年之痒,三年的时间足以使一个人成熟很多。而处于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也更容易看清楚一些事情。少年多磨砺,毕竟不是件坏事。我想,我用三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只是想明白了一件事,包容。

我越来越发现我跟别人的不同,我是一个太复杂的人。一切价值理念在我这里都可以找到存在的理由,或者说,我在试图统一各种相悖的价值理念。追求放浪形骸,又不得不以稳重处世,抛却游戏规则,又不得不按部就班,我费尽心思去统一各种价值理念的时候,才发现有些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于是,我苦闷了好多年。

有一段时间沉迷于王守仁,尤其喜欢《明朝那些事》作者关于龙场悟道的那段描写,代表了积累和顿悟的最高境界,我想我也是在各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最激化的时候,才在苦闷中得到了一丝顿悟的曙光。无法统一,何必统一,贪多务得,反倒什么都得不到。人生短暂,选择属于自己的那种生存的价值理念,也就足够了,至于对错好坏是非,或许只有历史能去评说了。

这听起来很玄乎,我也很纳闷,我为何会陷入这种奇怪的叩问中去。我最无法了解的人就是我自己。或许我的成长就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叩问吧,我真是适合当个哲学家。

这个学期倒是读了很多书,加起来上百本了,我都无法想象我是如何见缝插针的把这许多书读完的,有的甚至读了好多遍。书读的多了,一个感觉就越发强烈,我们的思想境界太狭窄了。每天在有限的思维空间里,重复着近似不变的思维轨迹,近乎僵化了。读书让一个人扩展思维的空间,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读书和行路都是对思维的扩展,就像惠特曼的诗中所写:

啊,我的灵魂,

我们在破晓的宁静的清凉中找到了我们自己的归宿。

我的声音追踪着我目力所不及的地方,

我的舌头一卷就接纳了大千世界……

这个学期迷上了军事,尤其关于特种兵的,随之而来就是对锻炼身体的热情,每天跑步,散打,格斗,俯卧撑,仰卧起坐,一样都不少,一个学期下来倒真是壮了不少,也磨练了意志,另外,对纪律有了新的理解。纪律不是别人来约束自己的,而是自己约束自己的,只有在这种情况下,纪律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一个漫长的假期过得实在乏善可陈,开始是实习,后来就懒懒散散的看书复习,实在没什么效率,心绪不宁,干扰的因素又很多,所以没什么实际效果。不过至少学会了如何在干扰的情况下学习,以后无论是考研还是工作,都很难在心无杂念的情况下学习,可能要面对很多事情,有时候学习反倒只能见缝插针,一个人很容易浮躁,于是把时间浪费了。所以如何在混乱中迅速进入学习状态就很重要了。这个假期确实浪费的很严重,但是毕竟有些收获,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再陷入无限的叩问中,这也许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下个学期确实很迷茫。从来没有这么迷茫过。一直关注排名,喜忧参半,好消息坏消息都有,终于体会到一个词的含义,煎熬。而且感觉自己还是不成熟,虽然勒令自己破釜沉舟,全力做好考研的准备,但还是很难全心全意投入进去。或许人都有惰性,而我又懒散惯了。快开学了,一切事情都开始忙碌起来,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下学期只有两门课,然后再选门简单的全校选修课就可以了。不过开学这半个月可能最矛盾了,一方面要等排名,一方面又要全力复习考研,时间真是不多了。有时候会后悔,大一的时候但凡正常一点,就没这么多烦心事了,但后悔无用,路是自己选择的,一旦走出,就没有回头的可能。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写了这么多,大部分都是给自己看的,写博客写多了这样,习惯把给自己的话公开出来,博得大家一点沙发板凳什么的。不过到底是真实的文字,真实的思想,虽然很多或许只有我自己知道内涵,但是权且抛出,奇文共赏吧。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