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号楼,三四三寝,非有物华天宝,但却人杰地灵。世龙老家德州,来北航前流窜与北京河北地界,有诗为证:

安家就在京城旁,

三地流窜又何妨。

貌似不过十八岁,

硬件精通乃内行。

郎则是一只地地道道的来自北方的狼,来自于极北苦寒之地佳木斯。有诗云:

吃吃喝喝自心宽,

每天酣睡到三竿。

闹钟大叫犹不醒,

自云梦中有红颜。

晓辉乃山东非大汉,来自苹果之都,怎奈何每次带苹果都累得半死,有诗曰:

使得一手好拳棒,

也愿信手著文章。

奈何平生无大志,

但求红袖夜添香。

乔谦乃本地人士,生得高而不大,英而不俊,强而不壮,诗曰:

篮球打得实在棒,

怎奈光头像和尚。

天天回家似走读,

宿舍空空一张床。

赵龙是陕北那瓦瓦里的人,一反走西口之传统,一路向东千里来相会,有诗曰:

陕西话里带文言,

语序搞的不靠边。

天天上课与自习,

不到夜半不回还。

顾是一只来自湖南的猪,有诗为证:

本来心宽体不胖,

被叫成猪挺难堪。

不愧湖南常德人,

干吃辣椒不吃饭。

三四三的六位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号为“计院六仙”。平日同舟共济,携手并肩,大有刘关张实则同器寝则同床之势,余留诗一首作结:

天南海北齐聚首,

好似新朋亦旧友。

卧聊风云和变幻,

醒看春夏与冬秋。

逝者如斯悄然去,

年少轻狂亦有头。

酸甜苦辣皆下品,

只道少年不识愁。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