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去训练场的路上看到黄薇了。头发有点乱,在训练场的门口站岗。我打了个招呼就随队伍过去了,也不知道黄薇认没认出来。我估计我现在的样子很憔悴,好久没照镜子了。

军训的日子里和很多人失去了联系,虽然天天在一起吃饭训练,但混迹在人群里,有时候很难认出来,与五连住在一起,李乾孟永亮倒是天天见,其他人见得就不多了。

记得前一阵见到过朗的一篇日记,是回忆在北航的时光的,郎说听不到世龙每天的手机声,看不到我天天把撑衣杆挥来挥去,总觉得生活里失去了一些东西,有种伤感的味道。

也许在不经意里,朋友成了生命里不可缺的一部分,很多东西只有失去了才觉得珍贵,军训让我们更珍视了一些东西,比如友情,在北航的日子里,总觉得生活好无聊,觉得生命里最珍贵的一段被浪费掉了。现在才觉得其实还是有一些东西渗透到生命历程里去了。虽然我们不曾觉得,但是那些一起度过的日子,毕竟成为了一种色彩,在生命的画布上留下了炫彩的一笔。

上午合练,军体拳方阵找了1040个人,打起来估计是很壮观。打的时候感觉很好,更何况还有一帮女生拼命鼓掌呢。只是指挥太可恨,一点休息的时间都不给,丫自己的嘴皮子倒是爽了,下面可是累得半死不活的。谁知下午来一个更缺德的,一个人指挥3000多人来回跑,恨得哥几个咬牙切齿的。

晚上连长发了一通感慨4突然觉得有种很沧桑的感觉,连长其实也挺不容易的。好久没回家了,那天拉练大家唱了一路歌,唱着唱着就唱到《常回家看看》,但唱了几句就哽住了,因为连长眼里闪着泪光。那一刻我觉得谁都不容易,谁都不要瞧不起谁,大家都要相互理解一下啊。男生没有不烦教官的,有时候教官也真的挺可恶的。连长说,他们也不容易,每月200的津贴,每天只有七八块钱,想想其实过的还不如我们,学生是最小资的无产阶级。

很难说谁对谁错,军队要纪律,这没错,我们要个性,这也没错,服从没错,对奴性的批判也没错。有些事情只有精彩与不精彩,没有对错是非。世界上有太多对立的事情,如果一切都要辨个对错,那这个世界也太混乱了。每个人的价值观与是非观都不一样。从别人的角度想想,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存在的东西都有它存在的道理,真的不必强求价值观念的统一,多元化就很好了。

人生是一条单行道,走过的路就无可悔改,每一步既已走出,就不必回头,每个人都有一条不同的人生轨迹,既然走出,就一直走下去吧,无悔青春,无悔生命。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