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了一天。

又接了一期连刊。心里挺不愿意,因为只能挤占休息时间做,而休息时间也没多少,导很成功的创造了一种舆论——如果谁不努力,谁就是整个连的罪人。我想我不在乎这种舆论,但我不想失去朋友,于是我还得努力去做。

晚上作了一个封面。导的笔记本的速度不敢恭维,一个滤镜要用上半分钟,不过做完还算满意,半卷的旗帜,打背包行进的人群,颗粒化的风格,凯旋而归的主题,算是和谐。

12点的时候又被人叫起来站岗,其实好久没站岗了,白天的岗都是病号站,夜里又总是下雨,算一下上次站岗还是在7月26号。

夜里有点冷,路灯最近总是不开,甬道上一片漆黑,仰头可以看见圆了大半的月亮,或许回学校的时候月亮会圆吧。在北航的日子里,习惯了一次次的月圆月缺,很多时候不经意的抬头才发觉,哦,月亮圆了。

估计要立秋了。这几天夜里总是很冷,坐在夜色里,周围是窸窣的树叶声和低低的虫鸣。旁边几个站岗的人不停地来回走动,脚步声在风里显得很凄楚。

我喜欢夜里的风,轻轻地吹在脸上,凉凉的好像流水。在黑暗中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总觉得周围是无限神秘的世界,许多个夏夜里,我趟在老家的房顶上,看满天星星,听海潮般的风声,觉得这个世界安静的像一首诗,可以让人沉沉睡去。

夜里常常和室友聊到近1点,有时候常听见起风的声音,北航的树还是很多的,声音一层层传过来,有种久远而辽阔的感觉,我说,起风了。大家就会沉默些许时刻,谁都没去问过那沉默的缘由,窗外的风仿佛吹到心底去了,然后我们在风声里沉沉睡了。

时间总在一点点逝去,不经意的回首,才发觉已然过了很久,逝去的往事像夜风一样安静,拂过时间的叶子,发出一种遥远的声响,我站在生命的路口,回首望去,风就从身边掠过,吹到时间的深处去了。

1点,回去睡觉。大兴的蚊子真的很厉害,简直无孔不入。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