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再次被冻醒。没有手机的日子里,时间突然变得很不重要。军训里时间是不属于我们的,能自由把握的那一丁点时间,也常被挤占,于是习惯了没有时间概念的生活。

安静的时候,还是会听见隐隐的滴答声,时间在那一声声中逝去,有时候会听得很惶恐,时间好像流水一样逝去。凝视的时候,它仿佛有一丝停留,然后它丢下我轰轰烈烈向前去。

窗外还下着雨。昨晚的雨下得很大,吴说雨差点漫过门槛,有的房子漏雨,夜里还听见呼叫的声音。

大家都在祈祷着雨下长点,鹏总是套用二班长那句“被叠不好是能力问题,床铺不平就是态度问题了”天天冲着天喊:下不了雨是能力问题,下得不是时候就是态度问题了。不过好像也没起什么作用,依然白天天晴,晚上下雨。

迷糊到六点多,才发觉没有人来喊集合,同时发现雨停了,远处还是一片凄迷,高大的分馏炉竖立在远处,我们的希望再次落空,不过大家似乎都习惯了。

正步走的想吐,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连长要把我们训练成什么样子,于是一遍遍走,也不管走成什么样子,走到休息为止。我于是很同情我们的连长,带着一群无所谓的兵,也是件很无奈的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太阳了,抬起头才发现天晴了半边,灰白中透出湛蓝的底色,阳光就透过云层照射下来。

依然枯燥,依然挥汗如雨,我能感觉到汗水顺着背一点点流下去,一直流到腰带上,有时候汗水流到眼睛里,就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国际机场应该离这不远,时常看见飞机从头顶的天空飞过,低低的,清晰的轮廓印在蓝色的背景上,轰鸣声好像一曲低沉的交响乐。我想,我们的生活也很像飞机,虽然翱翔在无垠的蓝天,却执行着固定的轨迹,无可更改。ohcrystalplane不到终点你不能换乘别的航班。

头顶,一架飞机飞过。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