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合唱比赛,只记得闹哄哄的。印象最深的是一句拉歌词(十四连拉飞院):你拍一,我拍一,你们只会开飞机。实在是用心巧妙,堪称经典啊。

睡觉的时候又开始打雷。我就站在宿舍的外面,看一明一暗的世界。闪电划过夜空的时候,周围恍如白昼,树木在刺眼的明亮中,泛着一种惨白,好像瞬时曝光的照片。冥冥中觉得自己站在旷野里,周围是无限广远的平原,头顶是无边无际的天空,浓重的黑色被一道道闪电扯裂,闪电来临的时候,我能看见自己孤独的站在旷野,闪电离去,周围就是无边的黑暗,那种感觉说不清楚。

人在自然面前永远是渺小的。

或者说,自然在人面前永远是神秘莫测的。

所以会有那么多的探险家,不为名利,只想知道世界的彼岸是什么样子。生命在追寻中更加美丽。

小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在山里跑来跑去,家乡的山成了我最初的游乐场。涉溪过水,入林翻山,每件事都干了不少。很多记忆已经模糊,只记得日子过得无忧无虑,随心所欲。春天在满山绿草野花中飞奔,夏天抓蚂蚱,捉知了,抓蝎子,秋天有如火的红叶,有成熟的果子,冬天衰草连天,在高远的天空下,山村有种荒凉的感觉。

童年的每一个脚印都好象一个个音符,奏出四季的变奏,成为生命里一段美丽而神秘的时光。

记忆里,故乡的山总能给我无限的想象力,仿佛表象的背后有一个未知的世界。看得见的是山,连绵不断,承载了童年最多的想象。

那时候经常会坐在傍晚的山头,看夕阳一步步走下山岗,光线一丝丝变暗,原本清晰的细节一点点暗下去,最终看不到。我总愿见证黑暗的来临,从小就是这样。

童年的记忆几乎是在某一个时刻被划上了句号,之后就只有断断续续的几个片断。我记得每一次离开故乡的情形,记得每次回首时失落的眼神,那个眼神从来没变过,从童年到现在,就好像每次离开都能看到的夕阳一样,凄艳,苍凉,恒久不变。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