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军训的日子

又看见了熟悉的军训文化衫。

关于军训的记忆是抹不掉的。从大兴回来以后,就把军装和文化衫塞进了箱子里,以为那样就可以把一切封存。但看到文化衫的一刻,记忆的片断还是如潮水般涌出来。我想,现在忘不掉的,也就永远都忘不掉了吧。

回来的那天天气是阴沉的。所有的教官都站在基地门口,向一列列驶出的客车敬礼,我们则拼命的拍窗玻璃,向教官告别。也就是在那一刻,才有了一种沧桑的感觉,生命里有种东西,忽地就苍老了。十五天的军训看似短暂,却能让一个人明白很多东西。回归的车队,将我们载到了生命的又一个里程碑。

一路上雨下得很大,雨水顺着玻璃汩汩流下。我总想知道水流过心灵是种怎样的感觉。训练的时候汗水经常会流到眼睛里,于是就有一种心痛一样的感觉。

回来之后宿舍里还是一片狼藉,整个北航在狂风暴雨下都未能幸免。大树倒了不少,我在一片忙碌中,觉得这景象似曾相识。

去大兴的那天也是如此忙碌,如此混乱。出发的车队浩浩荡荡。睡了一路,于是记忆里大兴就成了一个孤岛。场景的变换好像时空转移,这一刻还在北航,下一刻就在大兴,而中间的过程完全不记得了。

关于苦和累的记忆倒并不深刻,生活突然变得痛苦起来,开始的几天还会抱怨,后来就麻木了。人性或许如此吧。汗水在身上流淌,好像一只只虫子在爬,有时候会顺着脸颊流到嘴里,咸咸的。汗水和泪水的味道或许是一样的吧,不过我不流泪。

时间有时候过得很慢。每天一遍遍地练队列,练得从身体到心理都麻木了。回到宿舍就一头倒在床上,心想,哪天万一倒这起不来怎么办,在大兴挂了可就太有损英明了。简易的宿舍旁边生长着一种小花,白色,六瓣,星星点点的缀在一片绿色里。我于是总想,等这花开遍这片的时候,我们就该回去了吧,正如歌里唱的:若要盼的呦红军来,岭上开遍呦映山红……

拉练的记忆总是带着亢奋的色彩。集合的时候天还没亮,在睡意朦胧里走过长长的道路,路边是一望无际的庄稼地。后来睡意随暮色退去,大家就亢奋的像初升的太阳。一路走,一路唱,这边唱来那边喝。走出很远后前面突然跑起来,算是奔袭,于是一路狂奔,风声和急促的呼吸声夹杂在一起,停下来汗水就像下雨一样。抬头看的时候,阳光也顺着叶子流淌下来。

打枪打得相当郁闷,卡了两次壳,估计有几发偏了点,剩下的不知打到谁的靶子上了。后来听说有个打58环的,不知约了几个人共打一靶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开始按天倒计时,后来就按剩几顿饭了。每天依然在尘土飞扬里走队列,在烈日酷暑下打军体拳。飞奔到主席台集合的时候突然有种豪迈的感觉,好像胜利会师一样。不知道校领导看到十几路人马浩浩荡荡杀过来会不会吓傻了。

与教官告别的时候真的有人哭了。平时大家都挺恨教官的,但怨恨在那一刻涣然冰释,短暂的十五天,我们相互见证了一段难忘的日子,当一切都成为回忆的时候,也就不必在乎怨恨纷争了。还是只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吧。

上车前偶然间发现,宿舍旁的白花真的开遍了草坪,开的兀自热烈,兀自奔放。我想,我们在这里挥洒的青春,也是如此吧。

本文版权归CXH_ME所有,原创不易,人艰不抄,转载还请注明出处,谢谢